登录 首页
棒棒糖 / 2024/03/05 07:55 / 1204 / 3
【小说】绿帽神雕侠

第一回 神雕侠觉醒怪癖,众大侠迷辱龙女
  却说杨过杀了蒙哥,自与小龙女隐居古墓已有年余,初时与小龙女夜夜欢好,情爱甚笃,可小龙女毕竟异于常人,虽美若天仙,然始终少些激情。
  杨过这日正在墓外与小龙女野合,小龙女一袭白衣,裙摆被撩到腰上,趴跪在地,将雪白无痕的美臀和玉腿露在外面,修长匀净的美腿上挂着白色的丝袜,杨过则右手扶住小龙女的纤腰,挺动鸡巴插入。小龙女在杨过胯下一声不发,杨过早觉无聊,草草射精了事。原来杨过自中了情花毒后,虽后来解毒,但却留下了病根,胯下那根神雕颇有缩水,且总有些疲软,动辄控不住精,须知此事任你武功通神,也是无可奈何。
  小龙女见杨过了事,体贴地转身帮杨过擦拭:「过儿,畅快吗?」杨过内心凄楚,但见小龙女这般柔声询问,只好笑着答道:「真是再畅快也没有了,龙儿,和你这天下第一美人做爱,怎会不畅快至极呢?」小龙女爱抚这杨过软下来的鸡巴,眼神中尽是爱意。小龙女自身未得满足,倒也不以为意,因为她从未体会过高潮,当年甄志丙虽阳具颇大,但因过分迷恋小龙女,兼之小龙女处女阴道极嫩极窄,射得颇快。杨过此时沉下心来,却察觉到有异样,他目力极佳,扫视四周,见到一位小道童正伏在灌木丛中偷看。杨过正欲发怒,一时间有种异样感觉涌上心头:此子不过是个小儿,见到我的龙儿绝世美貌,想要偷窥也是人之常情,可不知为何这事儿让我心潮澎湃?
  小龙女躺在草地上,见春光明媚,一阵困倦袭来,便缓缓睡去。杨过见小龙女睡着,便朝小道童方向走去。小道童见状大恐,转身欲逃,但哪里跑得过神雕大侠,一霎间便被杨过擒住后颈。小道童惊恐万分,连连求饶:「大……大侠饶命,小子一时昏了头,下次再也不敢了!」杨过哈哈一笑,放开小道童,袍袖一拂,道:「我杨过岂是如此心胸狭隘之辈?小子,你爱看便看,我号称西狂,怎会如凡夫俗子般在意此事?你叫什么名字?」小道童慌忙拜倒:「在、在下名、名叫阳羽,是全真教中人……」杨过一听,问道:「全真教的?你师傅是谁?」
  阳羽见性命得保,也趋镇定:「小子师父姓甄……」杨过眉毛一竖,打断道:「
  可是甄志丙?」阳羽见他直呼师父名讳,有些不敬,不过又想到一是此人是名震江湖的神雕大侠,二是自己有错在先,于是低头应下来。
  杨过冷笑一声:「好啊,你师父这一脉,与我们夫妇颇有缘分。」阳羽听了,以为师父与神雕侠有私交,更加欣喜,拜倒在地:「神雕大侠,还望您看在我师父的份上,大人不记小人过……」杨过冷哼一声:「看在你师父的份上?可笑。」阳羽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僵在原地。杨过背过身去,说道:「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你为何偷窥我们?」阳羽伏地道:「小子进山采药,听见此处有动静,便来看看,不想冲撞了二位……」杨过又问:「你看了便是看了,你觉得如何?」阳羽一时不解,杨过又道:「你觉得我妻子如何?」阳羽连忙道:「
  不敢妄议前辈……」杨过转头睥睨,目光如炬,喝道:「今日你我尽皆抛开繁缛,想的什么便说什么,做得到么?」阳羽只好低头答道:「前辈妻子如同天仙下凡,让人看了移不开眼睛。」
  杨过听了,目光缓和了些,拉着阳羽到小龙女身旁,此时小龙女已经睡熟,灿若桃李的脸上挂了一些水珠,不知是汗水还是露水,胸口的衣衫并未穿好,露出了一大片藕白的胸脯,只是未露出乳头。杨过轻声道:「你爱看,我便让你看个够,不用怕。」阳羽一时不能理解,呆在原地,双颊赤红。杨过撩起妻子的裙摆,把小龙女最私密之处露了出来,恰似一朵白玉莲花,泛着点微红,把阳羽看得呼吸粗重,不能自持,道袍竟被顶起一个小帐篷。杨过笑道:「小子,今日你撞大运,脱下裤子,我许你对我爱妻自渎。」阳羽此时已无法控制思维,当即扯下裤子,握住鸡巴对着小龙女开始自渎,他跪在小龙女身前,右手快速耸动着,杨过见他小小年纪,鸡巴生得却不小,一根和自己差不多粗长的鸡巴正在自己妻子的脸旁边耸动着,自己竟然有些回春了。杨过知道小龙女心思单纯,睡着之后极难因外力苏醒,于是叫阳羽道:「她不会醒的,你摸一摸也无妨。」阳羽正撸红了眼,听完立马拉开小龙女衣襟,将手放在那花瓣般娇美的酥胸上,只见他龟头越发充血,右手的速度也加快了,而全真教极擅定力,阳羽又是少年人,一时越撸越爽,没有射精迹象。杨过看得心潮澎湃,也脱下裤子,捧起小龙女的双腿,挺起鸡巴抵在玉莲上,藉着之前射在里面的精液,直接插入。
  阳羽见杨过插入,小龙女的两条白丝玉腿挂在杨过肩上,更是按捺不住,挺身伏在小龙女身上,将一个乳头含在嘴里,杨过正要制止,却觉得更加兴奋,几乎冲昏头脑,一个不慎,再次元阳外泄,阳具疲软下来,只得拔出来,再次观战。杨过此时内心激荡无比,拉过阳羽来,指着小龙女下体道:「随你玩,只是一点,绝不可插入我妻子。」阳羽闻言大喜过望,爬到小龙女身下,捧起她的玉足便吻,鸡巴也幸运的触到了小龙女着白丝的玉腿。阳羽将小龙女裹着丝袜的玉趾舔弄可个遍,鸡巴却离小穴越来越近。他最终将鸡巴根部贴在小龙女的玉缝上摩擦,双手捧着美脚又舔又闻,杨过此时侧躺在旁,因为衣物遮挡,并不能真切看到阳羽鸡巴究竟在何处,不过杨过心想此子必不敢乱来,于是也不在意。
  阳羽的确不敢忤逆杨过,只是小龙女小穴被内射两次,精液早已溢出,滑不溜秋,阳羽鸡巴在外耸动,竟滑到穴口,再一动,就插入了半根。阳羽甫一察觉,当即要拔出来,怎料小龙女玉穴又暖热又紧窄,层层迭迭娇嫩无比的美肉紧紧绞住肉棒,任何人要是进去半根,要想自觉拔出来,绝无可能。阳羽见杨过并未察觉,横下心直接整根没入,心道:「能操到这龙姐姐的小穴,便是此刻便死,也值了。」阳羽抱着小龙女的大腿,下身一次又一次地整根没入小龙女的玉莲口,抽插时还会带出一圈穴肉,紧箍的穴口泛着白浆。这是小龙女这个绝世美穴接纳的第四根阳具,第一根是夺去她处女之身的甄志丙的,第二根是在绝情谷迷奸她的公孙止的,第三根就是与他至死不渝的杨过的,第四根则是这个幸运小道童阳羽的。
  阳羽奋力抽插数十下,已经是到了极限,整根鸡巴被小龙女的玉穴绞杀,他一个处男实在不可持久,阳羽脊柱一颤,连忙拔出肉根,将自己的童子精喷洒在小龙女光洁的小腹上。阳羽射了精,瘫坐在地,喘气不止,杨过起身察看,见爱妻下身一滩浓稠的童子精,下体不禁重燃欲火,左手搂起小龙女娇躯,对阳羽道:「今日之事,绝不可为外人所知。」阳羽连忙拜伏于地,连声称是。
  此时在丐帮总舵,帮主耶律齐的府邸中,耶律齐正与妻子郭芙共饮。自黄蓉接任丐帮帮主以来,丐帮领导者的风气便不再尚简,更偏向净衣派,耶律齐也是只在衣袍关节处打上补丁,平日生活起居与豪门公子无异。此时耶律齐已经微醺,看着艳若玫瑰的郭芙,浓烈至极的美貌,鲜红欲滴的嘴唇,不禁搂过爱妻,深深一吻。郭芙也早已动情,双手搂住耶律齐的脖子,左腿已缠住耶律齐的腰。郭芙此时一身艳红绸裙,丰腴健美的玉腿裹了一层黑色丝袜,耶律齐抚摸着大腿,下身早已火热。
  和杨龙二人不同,郭芙性欲颇强,耶律齐也迷恋妻子,二人琴瑟和鸣,几乎无一日不操。耶律齐抱起郭芙,扯开裤子露出一根血管狰狞的大鸡巴,顶着郭芙的淫穴便操。耶律齐站立着,将郭芙抱在胸前操弄,直操得丰臀颠颤,丝足摇动,郭芙情到深处,一口咬在耶律齐肩上。
  耶律齐辽人血统,又吃牛羊奶肉长大,鸡巴本就生得雄伟无比,又兼郭芙明艳无匹,天生一副勾魂模样,让他鸡巴坚硬如铁,直操得郭芙眼冒金星,嫩穴抽搐,圆臀乱舞。
  眼见郭芙越叫越浪,几乎要让院外的人听见了,耶律齐将手指直接插进郭芙檀口中,郭芙吮住手指,媚眼如丝,直看得耶律齐把持不住,几乎射精,于是他停了下来,将郭芙放在床上,自己躺了下去。二人夫妻数年,郭芙自然明白,张开自己的黑丝美腿,跨坐在耶律齐身上,用自己光洁白嫩如羊脂般的玉壶吞下了耶律齐的举手。郭芙在耶律齐身上摇动,发出渍渍水声,直把耶律齐榨出白浆,大喊投降。
  大战结束,耶律齐沉沉睡去,郭芙在旁痴痴望着耶律齐,她回想儿时偷窥父母性爱,心想齐哥这根鸡巴之大,几乎只有自己父亲那根才能比拟。郭靖也是蒙古长大,自身健壮无比之外,那根鸡巴也是极尽粗壮,堪称当世第一,黄蓉有时竟然需要运内功方可承受冲击。郭芙儿时偷窥父母做爱,也感叹于父亲那根巨屌,青春期时更是以父亲为性幻想对象。至于大小武,两根鸡巴瘦弱不堪,郭芙自然绝不会让他们染指,只是二人结婚之际,郭芙私下为二人足交作别,以慰二人多年痴恋,武敦儒被郭芙丝足一踩便即喷射,武修文稍好,也不过被郭芙丝足搓揉一会儿便射了精。这二人少年时便常偷黄蓉、郭芙内裤、鞋袜自渎,自然大后不佳,也是苦了完颜萍、耶律燕二女,婚后二武阳具羸弱不堪,从未让她们享受几分快乐。
  杨过自那日与阳羽分享小龙女后,再与小龙女做爱,竟更觉无趣,时常脑内回想那日淫景,想象阳羽鸡巴顶住爱妻下体,才能重振雄风。但他射精后再回想,却觉得痛苦万分:我杨过纵横一世,竟要将爱妻送人淫乐才能感到快活,杨过呀杨过,你活著有什么用?小龙女不知杨过心情,却也看出杨过愁苦,她只道是过儿外向,常年在古墓不免气闷,于是便牵住杨过左手道:「过儿,你最近常常有些不快,是不是在这里太气闷了?」杨过转头,见小龙女一双清澈明亮的美眸温柔地看着自己,满是担心,心中一酸,强笑道:「龙儿,没什么,只是这几日内功行气不顺罢了。」小龙女微笑道:「净骗我,你内功已臻大成,怎会行气不顺?定是气闷了,我陪你出去走走吧?」杨过想了一想,竟突然想到郭芙,这个与自己有着万分纠葛的女子,此刻想到她,杨过却不免心中激荡:郭芙……不,耶律夫人的容貌,与龙儿伯仲之间,却是另一种美,龙儿清冷,她却是美艳,龙儿身材如仙人般修长,她却如珠玉般丰润,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绝世美人……若是我与她结为一对,在床第之间把玩她的嫩乳,定是与龙儿不同的滋味,她的腿……
  想到此处,杨过耳边又响起了小龙女的声音:「过儿,你在想什么?」杨过连忙拉回思绪,对小龙女笑道:「龙儿,不如我们去拜访故人吧。」小龙女瞪着大眼睛不解道:「故人?去拜访一灯大师还是郭大侠?」杨过说道:「不如去看看耶律兄在丐帮如何了吧!」小龙女只道他与耶律齐惺惺相惜,却不知杨过此刻想郭芙想得恨不得立马除裤自渎。
  杨龙二人定了行程便即出发,留下雕兄在古墓,二人飘然出行。二人拜谒耶律齐时,发现亭内另有几人,是武敦儒与妻子耶律燕,还有武修文与妻子完颜萍。耶律燕与完颜萍经年不见,越发的成熟美艳。耶律燕高挑修长,成了少妇之后更加妩媚,完颜萍虽已近四十,容貌却仍如少女般清丽可爱,她与耶律燕又是一个对比,耶律高挑性感,完颜柔美可爱。杨过见了二人,微微一笑,耶律齐则上前来握住杨过的手道:「今日真是大喜,众家兄弟都来看我,我耶律齐真是高兴,大家一定要留下多住一阵,让我夫妻二人好好尽下地主之谊!」杨过此时却想着郭芙、耶律燕、完颜萍三人,各有不同风格,心道:让我摸一摸你的老婆才是尽了地主之谊呢!
  耶律齐当夜宴请三家,众人交杯换盏,喝得天昏地暗,杨过却留了心眼,暗中将酒用内力逼出体外,是以不醉,待得众人皆不胜酒力醉倒时,杨过心中噗噗狂跳,正是满足他淫念之时。他看向左首的耶律燕,此女养尊处优,出落得越发美艳,此时杨过觉得她性感无比,捞过耶律燕的长腿来,只见她修长的腿光洁映烛光,着一只白色棉袜和玉履,杨过除下她的鞋,揉捏着她的白袜小脚,不禁心潮澎湃:原来别人的妻子,另有一番风味。杨过把鸡巴抵在耶律燕脚心,细细摩挲,爽得杨过开始喘气,事不宜迟,杨过抱起耶律燕,放在一旁长椅上,掀开裙子,将鸡巴抵在耶律燕小穴口,转头看着醉得不省人事的武敦儒道:「大武兄弟,对不住了,你老婆借我玩玩,也算赔偿你昔日的无礼吧!」说罢挺身插入,感到有些干涩,杨过缓缓抽插了两下,已经动情,俯身抱住耶律燕,不住吻着她的脖颈乳房,口中喃喃道:「武夫人,好、好快活,你这骚腿婊子,当着夫君的面被我操,当初就你对我不多理睬,我今日就先操你!」
  杨过紧紧抱着耶律燕,下身不停耸动着,抽送着他那根罪恶的鸡巴,奸淫着武敦儒的妻子,耶律齐的妹妹。武敦儒就在一旁的桌子上,趴着不省人事,他大概是不会知道自己的妻子正在身旁被自己不喜的杨过所奸淫,还是不用鱼肠套地奸淫。
  杨过驰骋在耶律燕的身上,左手捧着耶律燕的小脚又亲又舔,嘴里不停念叨着武夫人、操死你之类的话,抽插了不足半柱香的时间,杨过明显感到不支,拔了出来。看着眼前的人妻,衣衫凌乱,玉腿大大张开,下面专属于武敦儒的玉壶随着呼吸开合著,还留有抽插留下的白浆,杨过兴奋不已,又去抱来完颜萍。
  完颜萍身躯娇小,杨过吻了吻她的眼睛,又吻了吻她可爱的面庞,想不到她年近四十,却仍是如少女般可人。杨过掀起她的裙摆,惊奇的发现她竟然未穿内裤,心道:小武夫人外表清纯可爱,不想是如此骚浪。原来完颜萍金国贵族出身,行事颇为开放,常与武修文野合,甚至曾为爱徒手淫。此番杨过见到,俯下身便吻住完颜萍娇小的外阴。杨过将她隆起的白嫩馒头穴又舔又咬,弄得湿润便提枪而上,插入之后竟然觉得极为紧窄,自然是因为完颜萍本就娇小,武修文又阳痿早泄,自然如处女般紧窄,杨过抽插几下,竟然支持不住,哼哼两声,顶住完颜萍子宫口,将阳精尽数灌进,给武修文戴上了一顶极实在的绿帽子。
  杨过射精之后休息了一阵,抱住耶律燕和完颜萍各吻了一下,便走到郭芙身边,杨过此时已经激动得发抖,虽然他与郭芙颇有恩怨,但不可否认的是郭芙的美貌实在不输于自己的妻子小龙女,自己少年时也的的确确意淫过郭芙,也曾盗过郭芙的袜子自渎,此时见郭芙在此醉倒,任他鱼肉,不禁激动得发抖。
  他抱起郭芙,郭芙的丰乳抵在他胸口,杨过不禁比对了一下,郭芙的乳房是四女中最丰腴的,其次是小龙女,再次是完颜萍,耶律燕。杨过看着郭芙潮红的脸,明艳动人,心中泛起千层巨浪,对着她深深一吻,然后迫不及待的扯开郭芙衣襟,两个白玉般的嫩乳跳将出来。杨过将头埋在郭芙胸中深深一吸,满心欢喜。
  「杨兄!你在做什么?」此时身旁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杨过大惊,连忙抛开郭芙,却见耶律齐已经醒来,正震惊无比地看着他。原来耶律齐全真内力雄厚,醉酒的时辰比常人更短,便即醒来,却见杨过揽着自己的妻子猥亵,当下便出言阻止。耶律齐当下起身抱过郭芙,却见一旁长椅上,耶律燕、完颜萍也衣衫不整,于是怒视杨过道:「好你个淫贼,我好心好意招待你,你却……」杨过此时武功虽高,却明事理,自知理亏,连忙跪下磕头道:「耶律兄,在下一时昏了头,冒犯了各位,还、还请耶律兄原谅,千万不要将此事传扬。」耶律齐盯着杨过,叹气道:「人谁无过?念在你有大功于国家,我且饶你这次,你先离开一阵,让我安顿好两位弟妹。」杨过此时羞愧难当,转身便出了耶律府邸,自往山林中散心去了。
  耶律齐整理好郭芙仪容,又去整理耶律燕、完颜萍,却见这两个弟妹面色潮红,娇艳无比,竟尔起了淫心。他心思缜密,当下先点了众人的昏睡穴,以确保无人如自己般突然醒来,接着揽着完颜萍,朝她嫩穴处一摸,竟然感觉湿滑无比,却见到是精液,想是杨过内射了完颜萍。 耶律齐心想:没成想杨过此人如此好色,不过也让我捡了点便宜。再看向妹妹耶律燕时,他伸手摸去,并无精液,便道:「虽是我亲妹妹,不过未被杨过内射,便用妹妹给我热个身吧!」说完翻身压在自己妹妹身上,亮出大鸡巴,对耶律燕言道:「妹妹,既然你已失贞,让做兄长的快活一下,也无所谓了。」
  耶律齐长驱直入,一根大鸡巴满满当当地填入耶律燕紧窄的小穴中。自耶律燕成婚以来,从未有如此巨屌插入过,耶律齐竟然探索到了武敦儒、杨过都未曾探索到的穴肉,耶律燕此刻梦中却是以为夫君脱胎换骨,玩得自己情迷意乱。
  耶律齐毫不怜惜,大鸡巴整根插入整根拔出,抻得耶律燕小穴红肿充血。可怜武敦儒,怕是以后再享用妻子,不会觉得紧了。巨根抽送,肉臀颠颤,阴唇化为一圈紧紧的肉箍套住耶律齐的鸡巴,他用力地操着自己的妹妹,武敦儒的妻子,像是在操一个妓女,每一次都抽送到底,阴囊撞击着耶律燕的嫩肉,大腿拍击着耶律燕的玉臀,一时间啪啪声不绝于耳,丈夫武敦儒仍在一旁昏睡,丝毫不觉自己爱妻正被此间主人,自己的大舅哥暴操。
  「啊~真快活,燕儿,哥哥的鸡巴顶到你子宫口了!操!操操操!」耶律齐越插越快,操的耶律燕花枝乱颤。耶律齐向来为人持重,只与妻子郭芙有过鱼水之欢,且二人向来琴瑟和鸣,也未想过拈花惹草。耶律燕与郭芙正是两种风情,又兼乱伦、偷情之刺激,使得耶律齐无比激动,胯下雄风大振,几乎操得耶律燕肉穴承受不住,一股股琼浆淋在耶律齐深深插入的龟头上,烫得耶律齐几乎把持不住。
  这一下刺激,反而惊醒了耶律齐,自忖不可内射亲妹,当即拔出,翻身骑上完颜萍。他抱着完颜萍的娇躯,柔声道:「小武夫人,对不住了,今日之机,失不再来,我可不想错过。」说罢挺枪插入,用杨过之精为润滑剂,轻而易举便插到深处,而他龟头又将杨过之精液刮了出来。「小武夫人,萍妹,我也是在为你清洁肉穴,修文,这算将功补过么?」耶律齐越发狂态,不停抽送鸡巴狠狠操弄完颜萍,完颜萍也是首战巨根,被填得满满当当,从未被开垦过的穴肉也被耶律齐所享用。完颜萍身材娇小,阴道也短,耶律齐这根巨屌竟直接插入子宫口内,极长的肉屌每次插尽,都抵住了子宫内壁。武修文此时也在梦中,正在幻想着与郭芙再续前缘,抓着郭芙的大奶子尽力抽插。
  耶律齐操了一阵,又把完颜萍翻了一面,背对着他,抓起完颜萍的屁股从后插入淫穴。耶律齐和完颜萍如两条狗一般后入交合,操得白浆四溅,淫液横飞。
  正当耶律齐将要喷发之际,忽尔余光扫过,见小龙女也在一旁,拍了拍脑袋笑道:「我怎地把她忘了,杨夫人美若天仙,当年便迷倒了多少好汉,今日正好一亲芳泽。」
  将鸡巴从武修文妻子小穴中抽出,又挺向杨过妻子。耶律齐抱起小龙女,轻轻搁在长椅上,只见她清丽绝俗,恰似嫦娥下凡,仙女降世,不可玷污,但耶律齐淫心已发,反倒更为兴奋。他掀起小龙女下裙,只见一双雪白丝袜裹住她那优雅健美的玉腿,光洁雪白,清雅可人。又脱下小龙女内裤,露出她那白净无毛,雪白粉嫩的小肉穴来。耶律齐擦了擦鸡巴,以示对小龙女的尊重,随后俯下身去,将小龙女的外阴含在嘴里,舔弄吮吸,好似抱住了仙桃一般。
  吸溜吸溜,耶律齐肆意享用着小龙女的玉壶,饮用着小龙女的琼浆玉液,他的舌头已经先他的鸡巴一步探进了小龙女的穴内,感到有些咸味,又有一些甜味。吃得尽兴了,耶律齐才挺起鸡巴,抵住小龙女已经湿透的玉穴,又将她的两条丝袜美腿扛在肩上,望着她那出尘绝俗的面庞,耶律齐俯下身深深一吻,又舔了舔小龙女的俏鼻,将她的嘴唇含在嘴里吸弄,下身随之整根没入,直插子宫口,龟头也突破子宫口进入子宫,这是插进小龙女嫩穴的第五根鸡巴,也是最粗最长的一根。杨过无法探索之地,耶律齐代为效劳了。小龙女肉穴嫩极,天生神器,层层迭迭温润无比,与郭芙的热辣激烈正好不同,虽为同一层次,却让耶律齐敢到了完全相异的快感。
  「杨夫人、龙姑娘、龙儿!」耶律齐一边操一边喊着,几近癫狂。武林中青年才俊无不嫉妒杨过武功高强、名声广大,又有绝美娇妻,耶律齐虽有郭芙,但武功、名声不及远甚,自然心中也有嫉恨,此番迷奸小龙女,可谓大泄愤恨。且杨过适才也有心迷奸自己妻子,此番完全可算是报妻仇。耶律齐骑在小龙女身上纵情驰骋,一根大鸡巴尽情享受着神雕侠的夫人那桃花源。一时间房内水声啪啪,小龙女被操得嫩乳激荡,美足摇动,一个鲜红紧窄的穴口被撑大到血红色。
  眼见小龙女丝足摇晃,耶律齐抓住那小脚,握在手里,嫩滑细腻,散发一股肉香,忍不住含在口里,细细品弄。她一条长腿被耶律齐握住品尝,另一条长腿则缠在耶律齐腰上。她此刻在睡梦中,似乎回到了那个被欧阳锋点穴的夜晚,甄志丙的鸡巴让她又痛又充实,后来过儿的鸡巴总觉得不够粗壮,又不够持久,今日梦中反而得到了人生中最大的高潮。小龙女的小穴一阵阵抽搐收紧,耶律齐也明白她要高潮了,于是一下一下桩得更用力,恨不得把春袋也塞进去。
  直直抽插了半个时辰,耶律齐才依依不舍地将鸡巴顶进小龙女的子宫口,把一大泡浓稠的精液劲射进去。这一番交合,竟让小龙女因奸受孕,此是后话。耶律齐完事之后,连忙收拾场面,将众女擦洗干净摆回座位,自己抱起郭芙回房去了。
  杨过此时在山林中躲避,突然见月光下有动静,定睛细看,是一只大龟在与一条蛇相斗,杨过起了兴趣,在一旁观斗,竟有了感悟,开始创起武功来。
  那边说杨过在外自创武功,耶律齐连御三女满意回房,厅内只有大小武夫妇四人与小龙女仍在昏睡。俄尔武修文醒转,他酒量低,喝得也少,醒得自然也快,醒来后见杨过、耶律夫妇都不在,揉了揉脑袋,揽起身边妻子就要回房,忽然见到小龙女仍在昏睡,不由得动了念头。他蹑手蹑脚趋近,推了一推小龙女,叫道:「杨夫人?」小龙女毫无反应,武修文色心大起,隔着衣衫摸了摸小龙女右乳,触手柔滑,又伸手摸向大腿,隔着丝袜,轻轻揉捏了几下。「杨夫人这副身子真是天地打造的,美极了,不知道芙妹摸起来又是如何?」武修文想着,越摸越近,一双大手覆盖在了小龙女的玉穴上,摸到了滑腻腻的一滩,他不禁大喜:
  小龙女竟然湿透了。武修文向来不检点,当下又将众人睡穴点了,抱起小龙女就到那长椅上,掏出自己的小屌,贴住她的阴户磨蹭,抱住她的头深深亲吻。武修文那根小鸡巴硬得挺快,他迫不及待的插入小龙女,这就是小龙女玉穴接纳的第六根鸡巴了,一根又小又软的绿帽鸡巴。杨过、耶律齐给他戴上了绿帽,当然他并不知晓,不过此刻倒是还了杨过一个。
  武修文向来憎恨杨过,此时能插入他的爱妻,复仇快感自然不言而喻,他狂插数十下,闷哼一声,竟抵挡不住小龙女玉体,在肉穴里射出了自己孱弱的精液。射精之后武修文仍不解气,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倒出几颗药丸服下,又运功催动药效,胯下鸡巴竟然快速的重振起来。这是武修文寻访到的一种壮阳药,服下之后可以立即重振雄风,但代价则是每次服用都会损耗内力,武修文本是他那一代的一流高手,用得多了内力损耗极为严重,好在他也不再出手,无人知晓此事。
  武修文服了药丸,立刻再次插入小龙女玉壶,他与完颜萍欢爱时已抵受不住,不能持久,更何况小龙女美艳动人,若非耶律齐巨屌拓路,只怕武修文插入就得射精。这次武修文紧紧贴着小龙女身体,像八爪鱼一般缠住她,下身缓缓耸动,嘴上喃喃道:「杨过,你武功卓绝又如何?眼下不还是戴了绿帽子,你这老乌龟,干死你老婆、干死你老婆!」武修文将满腔悲愤化为浊精,一股脑又射进小龙女穴内。此一日至此,小龙女已受了三股浓精,相比之下武修文自己的老婆虽受二人奸淫,却只受了一股浓精。
  两次内射让武修文困倦不已,他强撑着将小龙女放回原位,又带着完颜萍回房休息去了。过了一会儿武敦儒醒来,他性情较为端方,仅是抱走耶律燕回房休息。至深夜杨过折返,才带走小龙女回房休息。
  耶律齐回到房中,意犹未尽,又想出一计来?却是何计?且看下回:教丈夫摧膝,荡妇通谷,奋好大鸡!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4/03/05 07:59:32

第二回 耶律齐暗施迷魂计,武修文甘献娇嫩妻
  耶律齐自郭靖处学得全本九阴真经,其中摄魂大法一招还没曾用过,那晚连操耶律燕、完颜萍,食髓知味,于是打起了心思。这摄魂大法只可对内力低于自己的使用,所以耶律齐依然不敢对杨龙夫妇用。这日他入夜后来到武修文房外,唤出武修文,当下用出摄魂大法,不料武修文内力竟然出乎意料的低,一招即得手,耶律齐当即定住武修文,又唤出完颜萍:「弟妹!你快来看看,修文这是怎么了?」完颜萍闻言过来,看了看武修文,又疑惑地看向耶律齐,怎知这一看便中了摄魂大法。
  耶律齐让二人都进了房间,关上门,发功道:「现在,你们夫妇二人要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完全服从。武修文,你是无可救药的绿帽奴,你最爱看别的男人操你老婆,你只能在旁边手淫。完颜萍,现在起你就是我的母狗、性奴,我要怎么操你就怎么操你。」武修文跪倒在地,连声称是,还道:「请耶律兄好好享用我妻子,让她用她淫荡的小穴抚慰耶律兄的鸡巴。」耶律齐哈哈大笑,脱下裤子道:「武夫人,给我含进去!」
  娇小玉嫩的完颜萍跪着爬过来,小手握住耶律齐的大鸡巴,张开红唇含住龟头。武修文在旁也急不可耐地掏出鸡巴开始手淫,眼看着自己心爱的童颜妻子被别的大鸡巴插入口舌之内,那专属自己的檀口被野男人的鸡巴占据。耶律齐大呼过瘾,抱住完颜萍的头加速抽插,完颜萍从未尝过如此粗壮的鸡巴,一时间插得她两眼泛出泪光,一张红艳艳的小嘴旁全是泡沫状的口水。插得百下,耶律齐将鸡巴拔了出来,听得波一声,那根大鸡巴光亮亮的全是汁液,完颜萍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却是整张嘴之内,无一处不被耶律齐操过,喉咙都被龟头撑开了。
  「武夫人,接下来我要享用你的小嫩穴了。修文兄弟,你满足不了她,就让我来代劳。」耶律齐把完颜萍衣裙撩起,果然见她光着白嫩圆润的小屁股。他将龟头顶在她的阴唇上,武修文见妻子被操了嘴巴,现在又要被操逼,虽在催眠之中,也感到一丝酸楚,他虽性事不振,但与完颜萍多年来伉俪情深,此时见另一个男人要在他面前把鸡巴插进妻子的逼里,不由得感到屈辱和酸楚。
  完颜萍下身已然湿透,耶律齐轻轻用力,龟头便没入阴唇之中。那耶律齐还不过瘾,招手道:「修文,过来推我一把,让你亲手把老婆送给我。」武修文闻言上前,推着耶律齐的屁股,亲手将这根鸡巴推送进了自己妻子的嫩穴之中。耶律齐这根肉棒坚如玄铁,狠狠地抽插在完颜萍的肉穴中,完颜萍生平首次感到如此快感,几乎要冲昏了头。耶律齐发力操足十余下,已经将完颜萍操得双眼泛白,脸颊和鼻头潮红,两只小脚绷得笔直。耶律齐明显感到完颜萍阴道一阵一阵地收紧,有一股吸力吸住自己的龟头。完颜萍此刻已经无法思考,大叫着:「耶律哥哥!耶律老公!主人!爹爹!操死我吧!操死我这个金国的婊子!」耶律齐听得一惊,心想不知道这小武夫人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更觉情动,抱住完颜萍上身,狂乱地亲吻、舔舐她的脖颈,将她整个人捧了起来,挂在身上,大鸡巴狂乱加力抽送,武修文眼见妻子圆圆的屁股挂在空中荡漾,中间不停吞进一根肉棒,气息大乱,几乎双膝一软,就要跪倒在地。完颜萍心智已毁,不住地叫道:「主人!爹爹!操我,别离开我,我要!我要啊啊啊啊啊!」
  耶律齐问道:「可是武夫人你是修文的妻子,我又怎么能操你呢?」完颜萍翻着白眼,娇喘连连道:「不……我是修文的妻子……我、我是爹爹你的女人!
  不行,我才不能一辈子被修文那根不中用的玩意儿操,我要当爹爹你的母狗,我要这根大鸡巴操我!」武修文在旁听到这句话,已到了极限,啊的一声,下身喷射出一股股精液,全数洒在地上。
  耶律齐将完颜萍翻过身来,揪住她的屁股,将鸡巴拔了出来。那根鸡巴上满是淫液,搭在完颜萍的嫩菊上。完颜萍感到小穴空虚,几近癫狂地哀求道:「主人别拔出来,大鸡巴继续操萍儿,求您了!齐哥!爹爹!」耶律齐将淫液涂抹在完颜萍的嫩菊口,说道:「我要走你的谷道了。」完颜萍闻言大惊:「这……修文都没有走过谷道,这、这怎么……」话未说完,耶律齐蛮横地将鸡巴生生塞进了完颜萍的屁眼里,虽然有大量淫液口水的加持,仍然痛得完颜萍大叫。耶律齐插入大半根,已经难以进入,只觉得完颜萍直肠极紧窄,内壁滚烫,竟灼得鸡巴好生舒服,嫩菊紧紧箍住棒身,竟然抽插不动。耶律齐大呼过瘾,又叫完颜萍放松。完颜萍毕竟习武之人,对身体控制极佳,当下放松,将耶律齐半根鸡巴全部纳了进来。原来完颜萍身量娇小,谷道也短,初次走后门,吃不下耶律齐这整根鸡巴,饶是她运功放松,也只容了半根进来。
  武修文从未动过完颜萍谷道,这次耶律齐倒是拿下了完颜萍的一个处女地。
  完颜萍浑身香汗淋漓,温顺地撅着屁股承受着耶律齐的抽插。耶律齐又让武修文上前,把鸡巴放入完颜萍口中。完颜萍含住武修文的鸡巴,似乎有点羞耻于自己丈夫的孱弱,轻蔑地看了武修文一眼,这一眼却让武修文兴奋无比,鸡巴瞬间硬了起来,听着耶律齐春袋撞击自己妻子身体的声音,他也将鸡巴狠狠地插进完颜萍嘴里。
  「操你妈的女真婊子,在老子面前被别人操嘴操逼操屁眼,把你都玩尽了玩烂了,老子还得把你当老婆,他妈的,给老子好好含!」武修文一边说一边操着妻子的嘴。两个男人前后夹击,完颜萍在中间几乎无法承受,幸好武修文不能持久,在这绿帽的刺激下迅速缴械,射在了完颜萍口中。完颜萍呸地一声将精液吐了出来,看着武修文道:「绿帽丈夫,这下舒服了吗?可别指望我会给你吞下去。」武修文挨了骂,却也不恼,跪下去捧住完颜萍脸,深情吻住。耶律齐在身后抽插完颜萍屁眼,也低声吼道:「女真母狗,灭我故国,今日要找补回来!」那根大屌飞速抽插,早将完颜萍操得翻起白眼。耶律齐操罢屁眼,又入玉穴,将辽国浓精,倾泻金国禁地之中。
  耶律齐拔出屌来,示意武修文随意,武修文上前抱住妻子肉臀,只见两个玉洞微张,小嫩穴流出白浊精液,胯下鸡巴大动,狠插进去,混合著耶律齐精液抽插十数下,又泄了进去。两夫妻累得躺下喘气,耶律齐看完颜萍身躯娇小雪白,十分喜爱,抓住她白嫩的小腿,拖到自己身边抱着,亲吻着完颜萍香汗淋漓的脸颊。完颜萍被亲得情动,伸玉手往胯下摸去,耶律齐道:「修文,怎么搞的,你老婆下面全是男人的浓精,给你老婆把下面舔干净。」武修文趴在床上,伸出舌头大口大口的将完颜萍玉户外的精液舔了,完颜萍被舔得兴起,大腿夹住武修文脑袋,两条白腿交叉,脚趾都翘了起来,仰着头向耶律齐索吻。
  正当耶律齐胯下肉屌变得红彤彤硬邦邦,正要再来一轮「丈夫眼前操人妇」
  戏码之时,门外忽地传来耶律燕的声音:「哥哥,这么晚了还没睡么?」话音未落,门已被推开了。这教耶律齐吃了一惊,完颜萍还沉浸于情欲之中,仍浅浅呻吟着,武修文则是被妻子的腿交叉缠住头颈,起不来身。
  却说耶律燕深夜为何来找耶律齐,三人奸情会否撞破?且听下回:同根同穴,异情异术,教红烛闪映玉白胴,绿帽稳戴情欲曳!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4/03/05 08:07:37

第三回 耶律燕撞破绿帽戏,辽金穴同归耶律齐
  却说耶律燕推门而入,只见房内烛火摇动,十分亮堂,那大床之上竟是三个赤身裸体之人,不由得花容失色,尖叫出来。
  只见哥哥耶律齐抱着弟妹完颜萍,神情错愕,而武修文则刚从完颜萍胯下抬起头来,三人都一时愣住,不知所措。这一声尖叫,教武修文、完颜萍都从迷魂大法之中苏醒。
  耶律燕这一声尖叫,惊动了客房的杨过,杨过身法好快,推窗而出,叫道:
  「发生什么事了?」耶律齐慌忙摆手示意,耶律燕连忙收敛心神,反手将门关上。
  杨过赶到这里,只见屋内灯火通明,门窗紧闭,在门外问道:「耶律兄,我听到有人尖叫,特地赶来。」耶律齐忙道:「没事没事,燕儿来找我说点事,被我作弄了一下,吓到了。杨兄弟早点回去休息吧。」杨过心思缜密,本觉得耶律齐为人沉稳,不至于作弄妹子,又听到耶律燕的声音:「杨大哥,是哥哥和我开玩笑呢,这么晚吵醒你真是对不住。」杨过这才放下顾虑,说道:「既然如此,我不打扰各位了,现下回去美美地睡上一觉,明日我请诸位去城中樊楼吃酒。」
  耶律齐回应几句,杨过自行离开了。
  这一场小风波,反倒教武修文、完颜萍夫妇稳下心神,虽然二人都不知为何在此赤身裸体颠鸾倒凤,却都各有心思:武修文长年性事不振,今日戴了绿帽子,却觉得无比兴奋,感觉胯下鸡巴也更雄伟了;完颜萍多年欲求不满,今日被耶律齐胯下征服,早已食髓知味,她虽然外表俏皮可爱,内里却颇爱淫辱丈夫的感觉,今日正将她本性爆出,更是无法自拔。
  武修文、完颜萍心意相通,夫妻二人对视一眼,即知对方心意。完颜萍抬头悄声道:「齐哥,此事不可传扬出去!」耶律齐听到完颜萍这句话,吃了一惊,随即便想通了,忙对妹妹耶律燕道:「燕儿,此事须听我解释!」
  耶律燕应付走杨过,这才细看众人,不觉红晕双颊,只见耶律齐身材雄壮,胯下鸡巴又粗又长,比之丈夫武敦儒可谓远胜。耶律燕自幼与哥哥一同长大,早有些爱慕之心,今日初见哥哥身体,忍不住定定地望了两眼。完颜萍见耶律燕凤眼凝在耶律齐身上,便柔声糯糯地说:「若想此事不为外人所知,便是亲妹妹,拉下水又如何?」耶律齐震惊于完颜萍的淫乱,却又觉得这话说得不无道理,正自天人交战之际,武修文纵跃而起,耶律燕措手不及,被他越过头顶。武修文守住门口,叫道:「齐哥,你干了我老婆,我不怪你,但万万不可让旁人知道我武修文是个绿帽王八蛋。该怎么做,你比我清楚。」说罢又捂着下身对耶律燕道:
  「嫂嫂,你别让我们为难。」
  耶律齐下定决心,起身向耶律燕走去,耶律燕忙红着脸捂眼道:「哥……哥哥,你把衣服穿上。」耶律齐看着自己平日豪爽的妹妹此刻如此羞怯,不禁更生爱意,他走到耶律燕面前,柔声道:「燕儿,子曰:食色,性也。我们几个今晚只不过是遵从人性而已。你看小武,不也挺开心的吗?」耶律燕垂头道:「我不说便是,我只当今晚什么也没看见。」耶律齐双手握住妹妹肩头,说道:「哥哥能信你,小武、萍妹能信你么?燕儿,对不住了,以后也许你会感激我。」说罢将耶律燕下巴勾起来,四目相对,施展迷魂大法。
  「燕儿,从今日起,我与武修文都是你的情夫,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耶律燕听到指令,浑浑噩噩,点头称是。武修文大喜,胯下鸡巴竟然又粗壮了一点,完颜萍娇叱一声:「呸,没用的东西,有我还不够,还想玩嫂子吗?」武修文忙跑到妻子身边哄她。
  耶律齐见亲妹妹身材高挑,凤眼含情,在这儿任人鱼肉,十分动人,忍不住将她抱在怀里,深深吻了下去。完颜萍看着兄妹抱住亲吻,也握住武修文的鸡巴撸动起来。武修文早对耶律燕有过幻想,想到那日酒醉醒来,眼里只有小龙女,忽视了耶律燕,今日有机会操这个高挑飒爽的嫂嫂,早已心跳不已。
  耶律齐将耶律燕抱到床上,教她脱去衣裳,只留下美腿之下的一双白袜,轻轻抚着她的头,按到自己胯下,耶律燕也双手捧着哥哥的鸡巴,从根部一口一口舔上来。身后武修文伸手握住耶律燕的一只白袜脚,将自己的龟头顶在她的脚心,爽得他闭上眼仰头呻吟。完颜萍见耶律燕阴户粉嫩,也爬过去抱住耶律燕屁股,伸丁香小舌舔舐她的阴户。耶律燕身后被一对夫妻玩弄,眼前又是从未见过的大鸡巴,不禁情迷意乱。
  耶律齐见武修文玩妹妹的白袜脚正起劲,便伸手指勾住耶律燕嘴角,将鸡巴捅进她的嘴里,直插喉咙。耶律燕一时无法适应,眼泪都冒了出来,耶律齐便缓缓抽插,鸡巴将她的嫩舌死死压住,填满了耶律燕的口腔。
  武修文操弄嫂子的脚,不多时便要射精,急忙掐住鸡巴缓一缓。他坐在一旁,伸手除下耶律燕右脚白袜,放在自己的小鸡巴上,只见嫂子耶律燕嫩足大一点,更为修长,妻子完颜萍的嫩足小一点,圆润幼滑。武修文缓了一阵,这才提枪参战,他多年以来都不曾如今日一般,连硬三次。
  耶律齐见武修文跃跃欲试,自己也操的妹妹满口流涎,便拔了出来,「修文,来试试燕儿的嘴。」耶律齐将耶律燕调转了过来,抱着耶律燕的屁股,上面早已湿透,除了耶律燕的淫液,还有完颜萍的口水,耶律齐不费吹灰之力,大鸡巴便陷进妹妹的阴户,滑进穴里去了。
  耶律燕感觉到哥哥的大鸡巴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一股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她仰头「啊」一声呻吟出来,竟然在这一瞬间高潮了。嫩穴之内翻江倒海,绞动耶律齐的鸡巴,耶律齐也抓着耶律燕的屁股闷哼不止。
  见到如此淫景,武修文再也按捺不住,捧着嫂子耶律燕的脸,便将鸡巴放进她嘴里。武修文鸡巴小,耶律燕含住之后游刃有余,小舌上下翻动,一会儿裹住龟头,一会儿舔舐肉根,吸吸吐吐,武修文脊柱都酥了。完颜萍见武修文这副德性,又气又笑,骂道:「你这句绿帽王八,也喜欢给别人戴绿帽吗?」武修文不理睬她,直接揽过妻子完颜萍,亲吻上去。
  耶律齐双手握住耶律燕的细腰,鸡巴不断抽送,将亲妹妹的小穴操的满是白沫,耶律燕也丢了两三次,浑身白里透红,香汗淋漓。武修文越操嘴越顶不住,叫道:「齐哥,我不成了,不成了。」耶律齐笑着拍了一下耶律燕的屁股,将鸡巴拔了出来:「那你来这边操燕儿的穴吧,可别说哥哥我亏待你。」武修文大喜,忙不迭与耶律齐换了位置。
  耶律燕正被大鸡巴操得魂飞天外,此时鸡巴拔出,顿觉空虚,见武修文在身后,哪里顾得上大还是小,淫声道:「小武弟弟,快,快给嫂嫂。」武修文抖擞精神,挺着鸡巴混着淫液白沫插了进去。
  看官须问了,耶律齐那根大肉棒开垦过的地方,武修文插进去岂不是牙签搅打缸?那是自然,只是武修文这根鸡巴早泄,耶律齐给他开了路,反而不容易泄精,只是苦了耶律燕,此刻夹紧穴肉,才能得到慰藉。
  耶律齐见完颜萍在旁受了冷落,将她抱了起来,调笑道:「小武夫人,你老公在操我妹子,这笔账怎么算?」完颜萍将头埋在耶律齐胸口,吐舌头道:「我这王八老公做得好事,只有将他老婆赔给你啦!」耶律齐将完颜萍面对面抱起来,分开双腿,完颜萍自己扭动腰肢,将那根肉蟒吞进自己肉穴之中。耶律齐抱着完颜萍狠操,发出「啪啪啪」声不绝。
  武修文一边操着嫂嫂,一边看着自己老婆如一个包袱般被人抱着操玩,心中屈辱、兴奋交织,狠狠拍着耶律燕的屁股道:「辽国的臭婊子,你哥哥给我戴了天大的绿帽子,我要操烂你这辽国小穴!」耶律燕自行转过身来,躺在床上,一双长腿缠住武修文腰杆,将他勾了过来,武修文趁机将鸡巴从正面插进耶律燕的肉穴,耶律燕凤眼含情,媚笑道:「来呀,操烂我的辽国小穴,看看你和你哥哥谁厉害?」武修文眼都红了,不顾一切地抽插起身下的美人,淫液白沫飞溅在床单上。
  耶律齐不管不顾,一顿凶猛抽插,操得完颜萍小穴唇肉都翻了出来,完颜萍翻着白眼,吐著舌头求饶:「齐哥、齐哥,妹妹我……我不行了,小穴真要被操烂了,操……操烂了我丈夫可就不要我了……」耶律齐哈哈一笑,将鸡巴拔了出来,举起完颜萍一看,那小穴果然一片狼藉,红肿外翻。耶律齐将完颜萍抱到武修文面前道:「兄弟,你说要操烂辽国小穴,你老婆的金国小穴却已经快被操烂了。」
  武修文抬头看见妻子被操得神智不清,小穴都肿了,却觉得兴奋到达顶点,叫道:「操烂我的萍妹,操烂她!啊啊啊啊啊啊!」鸡巴在耶律燕体内一阵抖动,射出了他那绵软无力的精液。完颜萍被放在床上,已经无力说话,武修文爬过去看着妻子红肿外翻的小穴,深情地吻了上去。
  耶律齐鸡巴正硬,见妹妹身上空了出来,当即扑了上去,又一次操进妹妹穴中。他已知耶律燕此刻无法回头,便解除了迷魂大法,耶律燕清醒过来,见哥哥在身上,下身插着他的大鸡巴,一时又羞又怒,锤了耶律齐胸膛一拳:「臭哥哥,跟我这般乱来,教妹妹如何与敦儒交代?」此时武敦儒在房中见妻子耶律燕迟迟不归,也出来寻找,还未进院子,就高声道:「燕儿,还不回来睡觉吗?齐哥,燕儿在你那儿吗?」
  众人闻声大惊,耶律齐心道:「怎么又来一个,今晚个个都来打扰我。」耶律燕更是心都要蹦了出来,生怕丑事被丈夫发现,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射雕英雄,巾帼诸葛,星月夜里,教兰花拂穴,碧海吹箫。


棒棒糖 / 发表于: 2024/03/07 10:33:11

第四回 黄帮主巧说处女 郭大侠铁棒开苞
  深夜,在襄阳城郭府内,正上演着香艳的一幕。
  只见一位美艳绝伦的女人骑在一具堪称猛兽的身体上摇动着美臀。身下的男人雄伟无比,肌肉虬结,借着月光和烛光,也能看到进进出出的交合处,他的肉根粗壮有力,她的玉穴也光洁细腻。
  这正是襄阳城的郭大侠郭靖和黄帮主黄蓉。二人虽然已不年轻,但内功深厚,驻颜有术,外貌仍似三十来岁,黄蓉本就美艳无双,此时更添韵味。郭靖如同猛兽一般,在绝美女人身上驰骋,抽插得淫水四溅,床吱吱作响,黄蓉一双玉腿缠住郭靖,足尖绷得直直地,美目翻白,已达高潮,郭靖见爱妻翻着白眼,口中娇声呵呵,也弯弓射雕,将一腔浓精深深灌入黄蓉穴内。
  此刻郭靖忽然听到窗外一人声响,他此时武功可称天下无双,适才沉心操干妻子,方才没能察觉,此时更有何人能瞒过他的耳朵。郭靖拔出鸡巴,飞也似跃到窗前,窗外那人急忙要走,刚跃上院墙,便听到耳后风响,浑身被劲风笼罩,一瞬之间,便被捉住大椎穴,身子一软,被郭靖生擒了。
  「程、程师妹?」郭靖借着月光,看着手中擒住的人,竟然是程英。他此刻浑身赤裸,胯下大鸡巴还湿漉漉滴着水,此刻见到程英,不由得大窘。程英羞得俏脸通红,低头恨不得当场死了,又偷眼看了看郭靖的大鸡巴,粗壮威武,富有肉感,竟尔有些双腿发软。
  黄蓉在郭靖出手之后,也披上外衣,推窗飘然而来,笑道:「靖哥哥,好身手呀,今次的刺客又是谁派来的?」待她走近,却看见丈夫赤身裸体擒住的,却是师妹程英。程英此刻已经无法见人,幸好郭靖早讲她放开,她便猛地去下头上簪子,往脖颈刺去,黄蓉笑盈盈地上前,手法却极快,使出兰花拂穴手,将程英手腕处穴位点中,那簪子落地,叮叮作响。
  「干什么师妹,怎能如此轻生?」黄蓉握住程英手腕道。程英红着脸低头道:「我……我活不下去了。羞死人了。」黄蓉仍是笑意不减,柔声道:「有什么事,寻死觅活的。你也是东邪弟子,怕什么羞人?」程英见黄蓉神情温柔恳切,长叹一声,低声道:「师姐,是我鬼迷了心窍,本来这生该为杨过绝情绝爱,偏生心里生了魔,悄悄来看你夫妇两个……做那种事。」她说完又转头对郭靖道:
  「对不住,郭大哥。」却又见到月色下郭靖雄壮的身姿,连忙又转过头来。郭靖这才反应过来,忙飞身回到屋内。
  黄蓉牵着程英的手,笑着说道:「师妹,孔子都曾说:食色,性也。这不过是人之常情。你为过儿绝情绝爱,虽是你的事,不过也有些大违人性。你动了这等心思,师姐我倒心生欢喜。」程英见黄蓉脸上神情,并无玩笑之意,一时语塞。
  过了半晌,程英才继续说道:「师姐,我自幼秉持心性,向来不曾像表妹那般。我也不知道为何,在桃花岛时从未动过这般心思,自到襄阳与你们相聚,十日中倒有八日在想。」黄蓉掩嘴笑道:「师妹,你这凡心动得有趣。若是想嫁人了,我也帮你寻访一下天下英雄,觅个如意郎君。」程英慌忙摆手道:「我已立誓非杨过不嫁,万万是不能成亲的。」黄蓉微一沉吟,随即便道:「不能成亲,也有法子。你这年纪,正是淫欲难制之时,找人与你亲热便是了,也不违誓。」
  程英脸红道:「可是杨……」黄蓉伸出手指按在她嘴唇上:「杨什么?他和龙姑娘倒是天天缠绵,凭什么要我师妹为他守身如玉?无名无份的,想着他做什么?
  」程英脑海中浮现起杨过与小龙女相依偎的样子,又幻想起杨过与小龙女在床上颠鸾倒凤,心中一阵酸楚,下身又湿了一点,索性心一横,说道:「师姐说得是,我也不用守身如玉了。」
  黄蓉见她想通,心里也是高兴,拉住她手道:「那便是了,师妹,你既然是完璧之身,师姐为你找一个男人中的男人为你破瓜。」程英想不到黄蓉如此直接,诶了一声,呆在原地。黄蓉牵着程英轻轻落在院子里,走进了屋内。
  郭靖在屋内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床沿,见黄蓉与程英携手进来,招手道:「
  蓉儿,程师妹。」黄蓉伸手指向郭靖:「师妹,你也上下都看过了,这便是师姐为你找的,男人中的男人。」程英霎时间脸颊滚烫,捂住嘴巴,声音颤抖:「这、这怎么使得?」黄蓉咯咯笑道:「有什么使不得的,我说了算,还不行么?又不是拜堂成亲,只是给你的处女小穴开苞止痒罢了。」
  程英此刻思绪万千,她想到之前偷窥时见到郭靖身材雄伟,鸡巴更是粗壮,不仅又期待又害怕。她也不是没见过杨过裸体,可杨过毕竟生在江南,幼时流浪,鸡巴自然远不及风雪吹打,吃牛羊肉长大的郭靖雄伟。程英想到黄蓉适才泄身时的美艳身姿,心跳不禁更快,又想到这根巨兽若是插入自己玉胯之内,哪里禁得住。一番沉吟,程英早已湿透亵裤。
  黄蓉也与郭靖说通,郭靖自然也是十分拘谨,黄蓉见程英红着脸,定定地望着郭靖,自然明白她心理,也不多言,牵着程英到床边,对郭靖道:「靖哥哥,来把师妹抱上床去。」她有意要让郭靖来抱,程英闻言,诶了一声,就觉身后男子气息极盛,将她横抱起来,她手臂贴着郭靖胸膛,顿觉坚实温热,嘤咛一声,闭上了眼,任由郭靖将她放到床上。
  郭靖将程英双腿扛在肩上,挺起大鸡巴,贴在程英穴口,滚烫的龟头已经让程英无法承受,她双腿微微发抖,窗外月光映在小腿上,映得如雪般白。黄蓉见她有些紧张,示意郭靖放下程英双腿,自己俯身下来,低垂臻首,对程英玉一般光洁的处女穴道:「师妹,是我思虑不周了,姐姐先帮你放松放松。」说罢将朱唇贴在师妹程英的穴上,丁香小舌舔舐着程英穴上肉珠,程英哪里受过这等对待,晕上双颊,杏眼迷离,大腿不自觉加紧了黄蓉的俏脸。
  黄蓉一面为程英舔穴,一面用手撩起自己的裙子,露出圆润光滑的屁股。郭靖不需言语,自觉挺起鸡巴,插进妻子湿漉漉的肉穴之中。三人在床上连成一线,喘息之声不断,水粘之声淫绝。不多时黄蓉已被郭靖操得双脚绷直,程英更是双腿不断夹紧。黄蓉心知时机到了,师妹早想被操,只是矜持不敢名言。于是黄蓉起身,让出位置:「靖哥哥,这下便宜你了,对师妹温柔点。」郭靖也红着脸上前,粗如小臂的鸡巴沾满了身旁这个天下第一美人的淫液,轻轻地贴在程英早已湿透的阴唇上。
  「程……程师妹,我慢慢来。」郭靖到底是守礼君子,除在床上对妻子黄蓉外,对任何女子都保守礼节。程英早已穴痒难耐,闻着郭靖浓烈的男子气息,心中忽而想到杨过英俊的面容,眼中看到郭靖月光下的雄壮肌肉,印象交迭之下,竟急不可耐,伸手抓住郭靖鸡巴前端,塞进自己的处女小穴里。
  「啊……进、进来了……师兄,我……」程英一声娇呼,她感到一阵疼痛,随后脑中似乎有一根线被崩断,她克制情欲一生,这一次被师姐夫妇彻底摧毁。
  那根如狮虎般粗壮坚硬的鸡巴甫一插入,已经让程英神智迷乱。
  郭靖此前虽然只有黄蓉一个女人,但多年情爱,让他也知道怎么侍奉女人。
  他先是俯下身轻轻吻住程英的嘴,程英下意识转开脸,随即便停下,任凭郭靖亲吻。郭靖那双粗厚有力的「降龙掌」也攀上了她的椒乳,「兰花拂穴手」扫动揉捏着她粉嫩的乳头。程英情热满身,却被郭靖吻得叫不出来,双腿拼命缠夹着郭靖粗壮的腰身,香汗渗出,秀发湿乱,全身都收紧了,穴肉拼了命地挤压着郭靖的鸡巴,渴望得到更多。
  郭靖抽插着程英紧致的小穴,口中鼻中享受着与妻子黄蓉不同的清甜,鸡巴似乎又硬了一分。程英穴肉翻涌,感受到了郭靖细微的变化,她睁眼与郭靖对视,杨过英俊邪魅的面容似乎在心中淡了一分,这个刚毅果敢的汉子更清晰了一点。过去在她心中,姐夫郭大侠总是定顶盔贯甲,以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形象,这肉体上的欢愉让她第一次以情爱的方式记住这个大英雄姐夫,这个用野兽般的鸡巴撑开她守身多年的玉穴的男人。
  「啊……郭……靖哥哥!快些弄我……师妹要你!摸我、摸我!」程英已然什么都不顾,连靖哥哥都喊了出来,黄蓉在旁不禁莞尔一笑。郭靖听得,更是卖力,肉棒如同打桩一样,溅起水声,皮肉「啪啪」之声惊得屋外树上飞鸟扑棱翅膀跑了。郭靖鸡巴每抽即带出穴肉,程英嫩穴紧紧箍住不放,两个性器似乎较上了劲,谁也不让谁。
  「我……靖哥哥,操我,我不行了……我要……啊!!!」随着郭靖的野兽打桩,程英这初阵女将最终还是败下阵来,随着「垂死挣扎」的一阵穴肉搅动,她眼神涣散,汗透青衫,只剩下娇声气喘。黄蓉见了,吩咐道:「靖哥哥,拔出来射吧。」郭靖也不贪玩,服侍好了程英,当下猛插几下,要拔出来时,程英却双腿一夹:「靖……师兄,要试,便都试试。就在里面吧。」郭靖转头看黄蓉,黄蓉忍笑点点头,郭靖俯身下去,吻住程英,胸肌贴住她白嫩的肉团,汗液交织,程英忽然觉得腹内穴中微微暖流冲刷,肉棒急鼓急收,她紧紧抱住郭靖背脊,忽地流下泪来。
  月洒屋檐,照一屋春色,程英在这里完成了她早该经受的成人礼。她在郭靖怀里忽然哭泣起来,谁也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而哭,为了杨过,还是为了自己,亦或是为了其他的一些事情。她自己或许也说不出来。郭靖轻轻地抱着她,没有问一句话,黄蓉起身关上了窗,阻隔了月光。
  一夜无话,月亮光芒逐渐暗淡,却是因为更光更亮的太阳升起了。随着鸡鸣的声音,又是新的一日。且说回杨过那边,且看下回:佛陀之后,移魂姑射仙人,蒲团在下,多情留贻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