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首页
千里马 / 2024/04/13 07:36 / 2622 / 61
【小说】勾引妹夫

001 妹夫下面真大(微h)
  咖啡厅。
  顾雅穿着黑色紧身裙,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看起来十分火辣,那张精致的脸化上浓妆之后简直就是个红颜祸水的妖精。
  从她在门口出现就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然而她的目的却很是明确,直接向着窗边的那一桌走去。
  顾雪原本还沉浸在和路远风二人世界的甜蜜中,在看见顾雅出现的那一瞬间,她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难看急了。
  「你来干什麽?」顾雪没好气。
  顾雅听到声音停了下来,推开墨镜看着脸色铁青的顾雪却嫣然轻笑起来,「
  原来是妹妹在这,我刚还没看出来。」
  「那这位……」
  顾雅将目光转移到了顾雪身边的路远风身上,「就是妹夫了?」
  路远风一米八三的身材高挑,洁白衬衫领口下健硕的胸膛若隐若现,尤其是那张脸也很阳光帅气。
  顾雪和陈末屏那个女人一样,长得不好却有着手段,对付男人那一套很是娴熟。
  顾雅始终笑的得体,主动向着路远风介绍,「你好,我是顾雪的姐姐顾雅,你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我这个做姐姐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呢!」
  路远风起身礼貌优雅的同顾雅握手还礼,「姐姐你好。」
  顾雪脸色难看正要发作的时候,顾雅目光幽幽的看着他,「妹夫一表人才,家世出众,我妹妹年纪小不懂事,有什麽照顾不周的地方妹夫您可一定要包容她。」
  「妹妹新婚,也该是学会懂事了,对吧?」
  顾雪要抱怨的话憋了回去。
  虽说是一对母女,但顾雪年纪小,不管什麽地方都比不过她的妈妈。
  陈末屏那个女人心里面恨得咬牙切齿了脸上却还能笑出来,看起来不管是对谁都那样的和善宽厚,而顾雅却因为从小她妈妈的心机而被捧在掌心,倒是惯出来了大小姐的刁蛮性格。
  不过……
  眼下她和路远风刚结婚,就算是装,顾雪也是愿意在路远风的面前装成大度温柔的。
  路远风从没在顾雪的口中听说顾雅的存在,对于顾家的那些恩怨也是丝毫不知,但即便是第一次面对顾雅,路远风也能从容应对,「姐姐说的是哪里的话,小雪这麽优秀的人肯嫁给我是我的福气,她若是真的不周的地方也定然是我这个做丈夫的有什麽欠缺之处,谈何包容。」
  路远风的话让顾雪很有面子,顾雪挑衅的看着顾雅,「姐姐什麽时候也把姐夫带来让我们把把关?」
  「远风你还不知道呢,姐夫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看起来很沉稳,对姐姐也很照顾周到,姐姐要什麽就给买什麽,可把我们都给羡慕的不行。」
  轻飘飘几句话却是把顾雅描述成了一个靠着老男人包养的情人样子了?
  顾雅只觉得她幼稚。
  「一个合作夥伴而已,还不至于要什麽就买什麽,跟妹妹从小众星捧月比起来姐姐我还差的远了。」
  顾雅一边敷衍的回答顾雪的话,一边不动声色的解开鞋带,白皙娇小的玉足轻轻触碰到了路远风的腿腹上摩擦。
  路远风脸色很是不自然,他难以诉说的目光看着顾雅,没想到顾雅的行为会这麽大胆。
  可顾雅却并未有所收敛,玉足反倒是顺着路远风的小腿一路向上,到了路远风胯下裆物所在的地方轻轻摩擦……
  路远风原本就大尺寸的巨物在顾雅的挑逗之下又大了一圈,高高挺立。


千里马 / 发表于: 2024/04/13 07:36:54

002 桌下挑逗(高h)
  顾雅唇角含笑,脚掌轻轻的在那逐渐变硬的巨物上面摩擦,感受着那东西在自己的脚下一点点变硬。
  顾雪扁了扁嘴,对于顾雅的话很是不屑,却没注意到自己那位同父异母的姐姐和要跟自己准备结婚的丈夫在咖啡桌下的色情举动。
  「姐姐来这里是不是约了人,要是有约就快些去吧,我和远风待会儿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好好的出门喝个咖啡的心情都要被顾雅给破坏了,偏偏路远风在场,顾雪没办法开口去骂顾雅,只能对顾雅下逐客令,希望顾雅识趣儿点。
  等着她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跟妈妈说一下,让妈妈来对付这个小贱人!!
  顾雅刚要继续向上,突然察觉到一只有力的大手轻轻的握住了自己的玉足,制止住了自己继续过分的举动。
  路远风的眼神也刚好对上了顾雅挑衅的目光,顾雅不但没有停下来动作,反倒是将另一只玉足伸到了路远风的跨间。
  美足很是有技巧的在路远风的胯下磨蹭,路远风只觉得小腹倏地生出来一阵邪火,胯下粗硬也高高的挺立起来。
  就在路远风正在发愁顾雅的下一步举动的时候。
  顾雅会心一笑,察觉时机正好,「是约了人的,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
  」
  她拿起自己的背包站起身。
  杯子不小心被碰倒,咖啡撒了顾雪的身上。
  顾雅红唇微张,惊讶的上前想要替顾雪擦拭咖啡,「对不起妹妹,我刚刚是不小心的,你别怪我!」
  顾雪冷着脸甩开了顾雅要上前帮忙的手,咬牙切齿的挤出来了两个字「顾雅!」
  「还是不用了!我自己会处理的,姐姐你不帮倒忙就不错了!!」
  顾雅满眼无辜,「那妹妹就快些去洗手间简单冲洗一下吧,不然久了咖啡渍洗不掉还影响体面。」
  顾雪怒气冲冲的离开。
  顾雅却不打算走了,反倒是怡然自得的坐会到了顾雪刚刚的位置,将玉足重新放在了路远风的腿上摩擦。
  路远风眸光幽深,再度伸手握住了顾雅的脚踝,声音沙哑道,「姐姐,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顾雅浅笑,「嗯?」
  「怎麽样了?」
  「怎麽不好了?」
  顾雅身体依偎在了路远风的身旁,柔软无骨的手绕到了桌下在路远风欲拒还迎之下解开了他的拉锁,那早就滚烫的巨物便一下子弹了出来,果然尺寸很大,顾雅一双小手根本就握不住那布满青筋的巨物,却还在努力的替他上下套弄,语气暧昧道,「妹夫,那这样好点了吗?」
  顾雅似水的双眸眼神无辜,微微咬着樱桃般的下唇,从路远风的高度刚好能看见她衣服半遮之下的乳沟和浑圆的奶子。
  顾雅似乎觉得用手替路远风套弄还远远不够,她俯身到了路远风的胯下,她红唇微张,柔软的舌尖轻轻舔舐着粗硬的巨根,像是在吃着美味一般,时不时的还用银牙轻轻磨蹭。
  软硬的触感之下,路远风的鸡巴硬的吓人。
  路远风有些不知所措,想要阻止顾雅的举动,可是这样反倒是在推搡之间两人的手还有着肌肤之亲了。


千里马 / 发表于: 2024/04/13 07:37:06

003 人来人往的咖啡厅,将妹夫滚烫发硬的鸡巴含在嘴里(高h)
  胯下巨物被柔软的小舌不断研磨,舒服的快感瞬间充斥到了路远风的大脑,理智告诉他这是自己新婚老婆的姐姐,他应该保持着距离,并且咖啡厅有人四处走动,他们稍一不小心就被被其他的人所看见。
  可是身体上的舒适却让路远风原本要推开的手变成了轻抚,顾雅白嫩的奶子刚好适合路远风的尺寸,只不经意的触碰了一下,便犹如罂粟一般让路远风沉迷。
  路远风的喘息声渐渐加重。
  顾雅实在是太会了。
  香滑小舌仔细的替布满青筋的肉棒清理着,舌尖在触碰到马眼的时候深深的钻研,白嫩的奶子在路远风双手的抚摸下被揉捏成了各种形状,路远风正舒服的享受着顾雅的舔舐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的粗硬陷入一处温暖紧致包裹着的嫩肉中。
  顾雅竟然将路远风的鸡巴整根含了进去!!
  阴毛打在顾雅的脸上,顾雅嗔怪的眼神看着路远风,嫣红莹润的红唇却是紧紧的咬着鸡巴不肯松口,反倒是上下套弄起来。
  顾雅的小嘴被路远风滚烫的鸡巴塞得满满的,每次吞吐抽弄的时候都能清楚的看见的青紫鸡巴是如何蹂躏顾雅的小嘴。
  顾雪在路远风的面前一直是矜持温柔的样子,虽然两个人就要结婚了,但是也就最多抱一抱,拉拉手,亲吻的时候都很少,顾雪不想在婚前太过亲密,只想将最好的自己留到新婚的那一日,路远风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就答应了。
  如今……
  顾雅加快了吞吐的速度,极致的快感舒服的路远风闭上了眼睛。
  「啊……」
  路远风忍不住低声吼了出来,并且双手却是到了顾雅的脑袋上,挺动着自己的胯下让鸡巴更深入的插入顾雅的口中,甚至大龟头已经插到了顾雅的喉咙。
  扑哧
  扑哧。
  咖啡厅时不时有着客人走动,但此时路远风小腹邪火蹿起来的厉害,他也管不了那麽多了,只想迫切的想要在顾雅的口中驰骋。
  「呜呜……」
  顾雅压低着声音求饶,她娇魅的声音听起来却更像是鼓舞,本就粗硬的巨根在顾雅的口中又硬了几分,阴毛阴囊疯狂的打在顾雅的脸上,可路远风却还想要更多,更快……
  近乎几十次的抽插,大龟头的马眼处也渗出了丝丝晶莹的液体。
  「嘶……啊……」
  路远风地声怒吼,想要将自己的巨根从顾雅的口中抽出来。
  他快射了。
  可顾雅却不想路远风离开,她趁着路远风抽插的喘息功夫,暧昧的在路远风的面前说道,「妹夫,我要……」
  「射给我……」
  「想要妹夫的精液。」
  话音落下,顾雅再度将整根肉棒含了进去。
  听到了这样的话,还有如此刺激香艳的场景,路远风也便没有拒绝,他挺动着胯下巨物,又是几十次的在顾雅的口中抽插。
  随即,马眼不再坚守,那硕大的龟头也瞬间喷出一股股浓稠又滚烫的浓浆,精液从红唇中流淌出来,流到了顾雅白嫩浑圆的乳沟内。
  「妖精!」


千里马 / 发表于: 2024/04/13 07:37:16

004 射了一嘴浓精(微h)
  路远风射了十几下才停下来,鸡巴也慢慢的从顾雅的口中滑落出来。
  原本嫣红莹润的口中也被灌满了精液。
  顾雅含笑嗔怪的看了一眼路远风,却是伸出舌头将唇角的浓白色精液也都舔舐干净,「妹夫,你射了好多。」
  「真好吃。」
  说完,顾雅还认真的帮忙路远风清理干净了鸡巴上的精液,她的手依依不舍的放在那根尚且还没全都软下来的鸡巴上,挑逗着路远风,「小雪快出来了,你帮我跟她说一声我先走了。」
  顾雅整理好自己半褪的紧身裙,又暧昧的凑到了路远风的耳边,「妹夫,上面的小嘴吃饱了,下面的也想要。」
  「我先去别的地方等你。」
  路远风喉结滚动的穿好了裤子。
  顾雪一脸晦气的从洗手间出来,裙子上的咖啡渍是洗不干净了。
  真的是一整天的好心情都被顾雅那个死贱人给搅和了!!
  「姐姐已经提前走了。」
  顾雪生着顾雅的气,也没注意到路远风的不对劲,「什麽姐姐,老公,我没和你说,顾雅不是我的亲生姐姐,她是爸爸前妻生的女儿,她们母女早在十年前就离开顾家了,也不知道这次回来究竟是什麽目的。」
  「当初她妈妈就不安分,勾引了别的男人背叛了爸爸,也不知道顾雅究竟是不是爸爸的骨肉呢。」
  都到了这个时候,顾雪还是忍不住诋毁顾雅,可路远风却听不下去了,他裤裆里面的鸡巴被顾雅抚摸了几下之后便又硬了起来,现在他满脑子所想的都是将顾雅那个尤物推到床上狠狠的撕开她身上的裙子操的她跪在自己的面前求饶……
  哪里还能听得进去顾雪的抱怨?
  「老婆,刚刚王秘书打电话,公司有些事情需要我处理,我可能没办法送你回去了。」路远风心猿意马,「你自己先回去,到家之后给我发个消息报平安,好吗?」
  「啊?」顾雪有些意外,没想到路远风会突然说这些话,但听着路远风温柔的语气,顾雪也没多想。
  「很严重吗?」
  「要不要我陪着你一起?」
  路远风的为人她还是很信得过的,也就没多想。
  「不用,虽然着急也不是什麽大事,只是必须要我在场才行。」路远风依旧温柔。
  顾雪不舍的和路远风告别,「好,那你也路上慢些开车。」
  路远风刚目送着顾雪坐上计程车,一副柔软的身体便贴在了自己的身后,玉手轻轻环绕到腰间揽住,胸前的浑圆更是和路远风的后背紧密的贴合在了一起。
  路远风大手反握着顾雅的手臂,俯身靠近在了顾雅的面前,声音富有磁性,「姐姐,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我马上就要和小雪结婚了。」
  顾雅才不搭话,反倒是光明正大的到了路远风的面前,双手挎着路远风的脖颈上,「可是妹夫,我从看见你的第一眼就好喜欢你,怎麽办?」
  「下面的小穴好饿,好想吃妹夫的大鸡巴。」
  路远风再也忍耐不住,他紧紧的将顾雅柔软无骨的身体揽在自己的怀中,直接带着顾雅上了自己的车。
  看着副驾驶上那几个幼稚的涂鸦卡通字,顾雅心中冷笑。
  女朋友专用?
  顾雪真是够可以的。


千里马 / 发表于: 2024/04/13 07:37:25

005 在车上被妹夫扒光揉奶(高h)
  路远风被顾雅扑倒在后座上,车门关上,紧闭的车窗外面依旧人潮涌动,而车内却是阵阵风光旖旎,顾雅趴在路远风的身上,胸前的浑圆迫不及待的跑了出来,坚硬的奶头也故意的在路远风的脸上摩擦。
  路远风胯下巨物再度高高挺立,将顾雅压在自己的身下,一口便将那粉嫩坚挺的乳头含在了嘴里,舌尖时不时的在乳尖上研磨,而路远风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剥开了顾雅肩带,彻底释放了一对白嫩的奶子。
  「啊……」
  「妹夫,想要……好想要……」
  顾雅被吃的忘乎所以,动情的呻吟着,她的手也没闲着,一路向下,熟练的解开了路远风的腰带,他重新硬起来的鸡巴一下子便打在了顾雅的手上,顾雅伸手握着上下套弄。
  路远风解开自己身上的衬衫,露出健硕的胸膛,却是示意顾雅躺在后座靠椅上,自己则是压在了她身体的下面,两人的唇角紧密的贴合在了一起,路远风双手按压着顾雅的手,舌尖同顾雅死命纠缠。
  「嗯……嗯……」
  顾雅被吻的快喘不过气来,身体也在路远风的身下似快要软的化成了一滩水。
  「姐姐,你的嘴真甜。」
  路远风按着顾雅的手,顺着顾雅的脖颈一路向下,推开了顾雅身上的紧身裙,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便彻底暴露在了路远风的视线之内。
  黑色蕾丝内裤遮不住那处幽深浓密的幽谷,看着便是让人心令神往。
  路远风拨开了窄布,那粉嫩的蜜桃一下子便暴露在了路远风的面前,路远风一把扯下了衬衫的纽扣,露出的健硕的胸肌,他的火热的唇立即袭了上去。
  舌尖灵活的绕开丛林密布,直接分开了粉嫩的两瓣嫩肉,向着那凸起的小山峰研磨啃咬。
  「啊……不行……」
  「那里不行……」
  顾雅浑身颤抖,粉红的骚洞更是流出来了些许的蜜汁,路远风兵不打算就这样停下来,舌尖继续向下,直接闯入粉嫩流水的蜜洞里。
  扑哧扑哧
  淫水四溅,路远风吃的很是开心。
  顾雅躺在窄小的座椅上揉捏着自己丰满的脑子,小穴像是有着千万只蚂蚁在啃咬一般,痒的厉害,迫切的想要更多,想要路远风的舌头能更加深入一些,「
  妹夫……好痒……」
  「我不行了……」
  「好想要。」
  路远风吃的尽兴,他抬起头,挑逗暧昧的语气询问着顾雅,「姐姐,你想要什麽?」
  路远风一边说话一边将自己的手指深入到了顾雅神秘的幽谷当中轻轻的抽插起来,顾雅却是双眼迷离,忍不住抬起屁股配合著路远风的抽插,「嗯……嗯…
  …」
  「好想要……妹夫,用力……」
  「好想要妹夫你插我……想要你的打几把狠狠的干我,干我的骚逼!」
  顾雅放声淫荡的叫着。
  她原本只是为了气顾雪才来勾引路远风的,可是自己的身体在路远风的抚摸之下是真的很舒服,她迫切的想要更多,自己未经人事的小穴在路远风的大手抚摸下热了起来。


千里马 / 发表于: 2024/04/13 07:37:32

006 在车上被妹夫的手指插入骚穴,随后大鸡巴捅破了处女膜(高h)
  「妹夫……求求你了……」
  「别磨了……用你的大鸡巴插我……求你了……」
  扑哧
  扑哧
  顾雅的雪白的身体泛着红晕,蜜穴里面的淫水越来越多,瞬间泥泞一片,顺着路远风插在骚逼里面的手指流淌到了坐垫上。
  不知道顾雪要是见到这样一番香艳的场景究竟会是一个什麽样的表情。
  身体和心里上的双重刺激都让顾雅达到了高潮。
  她紧绷着身体,竟然在路远风的手指操弄之下蜜穴喷出阵阵热浪……
  她高潮了!!
  「啊啊啊……受不了了,我不行了……」顾雅放声大叫。
  路远风倒是不紧不慢的将手指抽回,彻底将裤子拖了下去,露出早就昂首挺立着的鸡巴,轻轻的拍打在了顾雅刚刚高超过的两瓣嫩肉上,「姐姐,这还没开始,你就不行了?」
  「你真骚。」
  大肉棒又热又硬,不停的在自己的双腿肉缝上摩擦,很快顾雅的身体便又来了情欲,并且比之前的感觉还要强烈,她的双腿下意识的搅动,将路远风青紫滚烫的鸡巴夹在自己的小穴外面。
  虽然没有插到里面,可这样也能稍稍缓解顾雅的痛苦折磨。
  「嗯……还不是……还不是妹夫你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你的精液也好美味……小穴……小穴每次看见妹夫的大鸡巴就忍不住流水。」
  「骚穴好想要妹夫的大鸡巴狠肉……啊……」
  顾雅淫荡的叫声还没说完,路远风便挺动着自己胯下硬物强势又坚硬的闯入顾雅早就流满淫水的骚洞里。
  「姐姐的骚穴里面好多水,好淫荡,我好喜欢。」
  「就让我的大鸡巴来替姐姐止痒吧。」
  路远风本打算整根挺入,可自己的大龟头却在进入到了一半的时候受到了阻碍,他试探着的用力,像是捅破了什麽东西一样。
  「啊……好疼……」
  顾雅脸上的享受也消失不见,双眼湿润又茫然的看着路远风,「妹夫,好疼……」
  路远风疑惑的将自己的鸡巴从顾雅的骚逼里面抽了出来。
  「姐姐?」
  路远风磁性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疑惑,他的鸡巴上竟然沾了血。
  顾雅是第一次?
  还是处?
  这是路远风万万没想到的。
  他看着顾雅这风情万种的样子还以为顾雅的骚逼早就尝了不知道多少男人的鸡巴了,没想到却是第一次……
  他竟然捅破了顾雅的处女膜。
  一种微妙的感情瞬间在路远风的心中升起。
  但他很快又将自己的鸡巴插入到了顾雅的淫穴当中,他俯身在顾雅的身上,动作比之前温柔了许多,轻轻的亲吻着顾雅,柔声哄着,「姐姐,疼一下就好了。」
  「乖。」
  顾雅嗔怪着的咬上了路远风的肩膀,「妹夫你好坏,你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
  「插的我好痛。」
  路远风并未阻止顾雅,而是趁着顾雅分神的时候将自己的鸡巴用力,一下子顶破了那张珍贵的处女膜,巨根闯入温热的小穴中,可路远风却是不敢有所其他的动作。


千里马 / 发表于: 2024/04/13 07:37:47

007 布满青筋的鸡巴在粉嫩的蜜穴里面一捅到底(高h)
  女人一辈子总是要有这麽一次的,捅破处女膜的时候如果不一鼓作气第二次只会更疼,兴许还会给顾雅留下阴影,以至于日后她面对鸡巴的时候都会想起自己下身的疼痛。
  只要挺过了这一阵子,顾雅就会尝道做爱的乐趣的。
  路远风很是有耐心,等待着顾雅的紧致的骚逼渐渐适应自己巨大的尺寸,而他也没闲着,双手大力的揉捏着顾雅白嫩又香喷喷的奶子,一口吃下去一只还觉得不够,另一只手大力的揉捏着成了各种形状。
  顾雅却忍着疼,抬高自己的屁股,努力的贴合著路远风的粗硬,「嗯……嗯……妹夫……」
  「小穴好痒,好想要。」
  渐渐的,那种剧痛的感觉的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骚穴花心处更痒了。
  顾雅适应了路远风的尺寸,甚至自己扭动着身体来迎接和路远风巨根的碰撞,那种舒服的快感让顾雅很快就沉沦其中。
  看着被压在身下的顾雅这淫荡的样子。
  路远风低低的骂了一句,「操。」
  「顾雅,这是你自己主动招惹我的!」
  「小骚货,看你这麽淫荡老子今天一定要干死你,让你以后都发不了骚!!
  」
  当他插在那温暖又紧致的小穴里面忍得容易吗?
  路远风只是想给顾雅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这才一直都克制着自己的鸡巴,险些没直接射在里面,谁知道顾雅竟然主动开始享受起来。
  真是个浪蹄子。
  分明是第一次,怎麽这麽浪呢?
  天生的尤物。
  路远风再也顾不得其他,布满青筋的大鸡巴迅速的在顾雅早就泥泞不堪的骚穴里面奋力抽查。
  扑哧
  扑哧
  啪啪啪
  阴囊无情的打在顾雅肉缝上,路远风每次都将自己的鸡巴抽到最外面,再夹杂着阴毛狠狠的顶进去,整根没入,直接捅到顾雅的淫荡的小花心。
  大龟头密密麻麻的打在顾雅的子宫花心处,温热舒服的快感让车里面的两个人都深切的体会到了。
  车身因为路远风的撞击而不停的摇晃,车外面的人时不时的眼神会看着车窗的方向,虽然他们看不见车子里面的人究竟在干什麽,但是大概是能想到的。
  而在车子里面的顾雅和路远风却是能清楚地看见外面的人路过。
  羞耻和刺激一瞬间袭上心头,「啊啊……嗯嗯……好硬……插得好深……」
  「妹夫……你好棒……好棒啊……啊……」
  「干死我了……插得好深……啊……」
  顾雅放声大叫,自己的骚穴已经被路远风撞击了几十次了,他胯下的力量特别强势,时而抽插的猛烈,时而鸡巴缓慢但却坚硬的重新挤入到了顾雅的蜜穴里面,顾雅被干的媚眼如丝。
  她的淫水已经将坐垫完全染湿了。
  「啊……不行……就是那里……插得深一点……妹夫……用力……」
  「啊啊啊……嗯嗯……骚逼,骚逼快要被捅破了……」
  「我受不了了……」
  连顾雅都不知道,她究竟是想要路远风插得深一点还是轻一点了。


千里马 / 发表于: 2024/04/13 07:37:58

008 在车上跪着让妹夫的大鸡巴从身后插入(高h)
  路远风眼中露出了浓烈的笑意,挺着胯下的巨根在顾雅的体内冲刺,看着处女姐姐在自己的身下被抽插的放声浪叫他有着一种莫名的征服的快感。
  路远风换了姿势,将顾雅屁股上碍事的内裤扯掉,示意顾雅跪在车座上,用着肥美的阴户对着自己,随后再次将自己的大鸡巴狠狠的干入。
  啪
  路远风拍打上了顾雅肥嫩的屁股上,「姐姐,你怎麽这麽骚!」
  「第一次做女人就浪成了这样,这麽多水,之后可怎麽办?」
  啪啪啪
  大鸡巴次次撞击都撞到了花心,顾雅的小花心都要被路远风的坚硬给捅烂了,「啊……」
  猛烈的撞击更是让顾雅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啊……」
  「妹……妹夫……你好坏!」
  「分明……分明是你插了人家,捅破了人家的处女膜……你……你却在这里说人家骚……」
  「骚逼,骚逼以后……以后肯定是要妹夫来插,让……让妹夫来替我止痒啊……」
  路远风掰开顾雅的屁股,让自己的大鸡巴能插得更深。
  层层嫩肉紧致的包裹进来,温热的舒服差点让路远风没把持住直接缴枪投降,他深吸了一口气,不想这麽快结束如此香艳的场景,他突然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俯身在了顾雅的身上。
  路远风看着顾雅那光滑白皙的美背忍不住亲吻。
  双手也伸到了顾雅的身下狠狠的揉捏着她的奶子。
  「姐姐,我恨不得真的操死你。」
  「干死你这个小骚逼,省的你发浪!!」
  扑哧
  扑哧
  两人交合处的淫水声音巨大,路远风趴在顾雅的身上,强迫顾雅同自己的目光直视,「姐姐,你这麽做是为什麽?」
  「只第一次见面就和我发展到了这个程度?」
  「该不会是因为对我一见钟情了吧?」
  路远风是个聪明人,顾雅这次见面的时候目的性也很是明显,就是要跟他做爱,一定是有着别的企图的,但是该死的,他在面对顾雅这幅身体的时候就是有着说不清的欲望,想要狠狠的将顾雅压在身下蹂躏。
  他更拒绝不了顾雅的勾引。
  啪啪啪
  见顾雅的脸上没有了痛苦,反倒是开始慢慢的享受起来,路远风抽插的速度也加快,巨根夹杂着阴毛一根到底,直接捅入顾雅的花心,硕大的龟头在花心处死命钻研,路远风尽情玩弄着顾雅的两颗玉兔。
  大鸡巴每次都干到花心,顾雅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还不是……还不是妹夫你实在是太英俊了,姐姐见到你便小穴流水不止,好想……」
  「好想要你的大鸡巴来替小穴止痒,难道……难道妹夫不喜欢吗?」
  「喜欢……」路远风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这两个字,更是在说话的时候用力挺动着自己的巨根,「姐姐这样淫荡的样子我喜欢的不得了。」
  「看着姐姐的骚逼为我流水就想用大鸡巴狠狠的蹂躏姐姐。」
  「姐姐,你真美。」
  「好想能一直干姐姐,干死姐姐,啊啊……」


千里马 / 发表于: 2024/04/13 07:38:09

009 浓白的精液顺着肉缝流淌出来(高h)
  路远风忍不住粗重喘息,数十次的抽插之下,大龟头渗出了丝丝晶莹的液体,路远风知道,自己就快要射了。
  而顾雅此时也累的趴在了座椅上,却忍不住抬高屁股迎合著自己的撞击,小穴嫩肉突然缩紧,又是一阵阵的蜜液打在了路远风的大鸡巴上,「啊……」
  「妹夫……不……不行……,我要……我要到了。」
  路远风不肯停下来,整个身体趴在了顾雅的后背上,身下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啊……啊……」
  路远风的喘息声音越来越重,「姐姐,我也要到了……」
  「我们一起吧……」
  「好……好啊……」顾雅立刻给了路远风回应,「妹夫,射在我的小穴里…
  …射在我的骚逼里……」
  「啊……」
  「啊啊啊啊……」
  啪啪啪
  又是几十次的撞击,顾雅的头都要被路远风操的撞到车门了,路远风的大龟头挤开子宫,随后滚烫的精液便一下子喷薄而出。
  「啊……」
  滚烫的温度快要将顾雅给烤化了。
  顾雅嗓子都叫的有些沙哑了。
  大龟头在顾雅的体内射了十几下才停止,两人就这样在车里一起达到了高潮。
  路远风压着顾雅的身体,还对她那对浑圆白嫩的奶子爱不释手。
  而顾雅则是彻底没了力气,任由路远风对自己的摆弄,塞在骚逼里面的大鸡巴好一会儿才顺着淫水滑了出来,而浓白色的精液也顺着还未闭合的肉洞流淌出来。
  「妹夫,你好棒……」
  「小穴吃的好饱……」
  顾雅反手揽着路远风的脖颈,调皮的又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了许多的吻痕,路远风刚刚享受到了极致的没穴,也没有对顾雅的行为多想。
  「姐姐也很棒,姐姐的骚逼又热又紧,还是处,真让人意犹未尽。」
  「姐姐以后还给我干吗?」
  路远风一副没吃够的样子。
  他那鸡巴从顾雅的小穴里面滑出去没多久就又硬挺起来了,但顾雅想要多吊一吊路远风的胃口,不想让他一次吃够了下次就不想了。
  顾雅柔软无辜的小手轻轻的在路远风的巨根上抚摸,「人家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了,你还不满足……」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待会儿就分开吧,免得到时候被你老婆发现了。」
  顾雅在路远风的怀中躺了一会儿,这后座的地方实在是太小了,顾雅也觉得不舒服,她想找个地方去洗下澡,身上黏腻腻的,骚穴里面更是。
  顾雅已经分不出究竟是自己的蜜液还是路远风的精液了。
  「好。」
  路远风宠溺的拿了纸巾替顾雅擦掉了流淌在大腿内侧的精液,又替她穿好了衣裳,才恋恋不舍的回到了驾驶位。
  顾雅居然和路远风操了四十多分钟。
  路远风的鸡巴可是真强。
  「姐姐要去什麽地方吗?我送你。」路远风从镜子中看着顾雅那样,觉得让她一个人回去实在是危险。
  顾雅的红唇上的口红被自己亲的有些花了,勾勒身材的紧身裙也被自己弄出来了不少的褶皱,甚至她的骚逼里面还装着自己刚刚射的满满登登的精液,带着不散的情欲味道,这要是遇到心怀不轨的色狼恐怕会有些麻烦。


千里马 / 发表于: 2024/04/13 07:38:16

010 十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我要回家顾家,你送我可能不方便,会被人看见。」
  路远风想也没想,调转方向盘,「没事,我送你到大门口,你自己进去。」
  顾雅不再争执,而是怀揣着心事看着路上的风景。
  顾家的宅子很快出现在眼前。
  一瞬间勾起了顾雅不少的情。
  「路上小心。」
  简单和路远风告别之后顾雅便向着宅子里面走去。
  顾雅看着眼前这处陌生却又熟悉的房子心中百感千忧,曾经让自己幸福的家分明就在这,可却没有自己和妈妈的半点影子和踪迹,全然成了别人的家,被另一个女人带着女儿鸠占鹊巢的接纳。
  十年前她和妈妈被赶出来,整整十年的时间她没有踏足过这里,她那个好爸爸也心安理得和陈末屏结婚过日子,全然不管她们母女的死活,如今……
  她回来了。
  一定会将陈末屏当年对她妈妈所做的事情都还给她的女儿。
  陈末屏一早就看见了门外靠近的性感美女有些疑惑,待顾雅走上前来的时候,她那张和她妈妈一模一样的脸让陈末屏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
  陈末屏的好心情也瞬间被破坏了。
  先一步回家的顾雪正在跟陈末屏抱怨在咖啡疼看见顾雅的事情,没想到顾雅这麽快就找上门了。
  「你来做什麽?」
  四下无人,陈末屏也不用伪装,冷声呵斥着顾雅,「十多年了,你妈早就跟你爸离婚了,这个家不欢迎你,我要是你就识趣儿一点自己主动离开,少出现惹人不快!」
  顾雪听到声音也跟着过来,一看见顾雅心里面憋着的那团火瞬间就被点燃了。
  「好啊顾雅,我还没找你算帐呢,你竟然还敢主动出现在我们家,你是不是觉得我和妈妈很好被欺负?!」
  十年不见,顾雅不但没有因为贫穷而变得落魄,反倒是出落的这样标志,顾雪的心里面固然是讨厌顾雅的,但更多的是嫉妒,嫉妒顾雅怎麽时隔这麽多年还是比自己强。
  这才是最让人崩溃的地方。
  看着顾雅那火辣的身材,再看着自己略微平摊的前胸后臀,顾雪都快要嫉妒死了,她被顾雅弄脏咖啡的怨气还没消呢,看见顾雅就是仇人见面分外嫣红,顾雪恨不得撕烂了顾雅的嘴。
  「小贱人,看我怎麽收拾你!」
  顾雪怒气冲冲的从房间内出来,对着顾雅就上前扭打。
  顾雅攥紧双手没有反抗,声音却是将屋子里面的顾廷生给吸引出来了,「怎麽回事?」
  陈末屏立马换上笑脸,「老顾,你怎麽这个时候出来了?」
  「没什麽,小雪的朋友来找她玩,快要吃饭了,咱们还是先去做饭吧。」陈末屏故意揽着顾廷生的手臂,两个人看起来十分恩爱。
  顾廷生看着门外陌生的顾雅也没多想。
  顾雪更是看见情况得意的挑衅眼神看着顾雅,咬着牙说道, 「顾雅,你也看见了,这个家早就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了,识相一点你赶紧走,要不然等着待会儿爸爸亲自赶你那你可就真的难堪了!」


千里马 / 发表于: 2024/04/13 07:38:25

011 爸爸我是小雅
  不料一声不吭的顾雅却是突然绕开了顾雪向着那就要被陈末屏哄劝的回去房间的顾廷生的面前,「爸爸!我是小雅!」
  爸爸……
  这一声爸爸让顾廷生变了脸色,他转身回头目光仔细的在顾雅的身上看着,表情很是不自然,难怪他刚刚在见到顾雅的第一眼的时候会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还以为是顾雪的朋友自己曾经见到过的缘故,没想到竟然是顾雅……
  陈末屏见顾雅的身份隐瞒不住,立刻如沐春风的笑了笑,「原来是小雅啊,阿姨说呢,之前瞧着你就看着眼熟,你怎麽和小雪联系也不早点回家来看看你爸爸,你爸爸还念叨着你和你妈妈呢。」
  「小雪你也是的,怎麽姐姐来了也不让姐姐进门,有什麽话还能在门口急着说。」
  陈末屏的虚伪真是有让人觉得恶心的。
  顾雪瞬间明白过来,扭打的手也变成了亲昵的动作,挽着顾雅的模样亲昵的跟亲生姐妹一样。
  这要是从前,恐怕顾雅一定会狠狠的甩开顾雪示好的手,并且站在陈末屏的面前破口大骂,可她越强势,骂的越凶只会越让自己的爸爸反感,十年前她和妈妈就是这麽吃亏的。
  当时她妈妈接受不了顾廷生的出轨,每次都选择了和顾廷生大吵大闹,渐渐让顾廷生反感厌恶,而自己也是总是跟顾雪争吵,被顾廷生认为是被妈妈给教唆坏了,反倒是陈末屏母女两个倒是很深的心机。
  陈末屏在顾廷生的面前永远都是温柔娇弱的解语花,而顾雪则是听话懂事的乖女儿。
  男人吗,都是这样,有着极强的自尊心,喜欢女人小鸟依人的依附着自己,而不是和自己争吵的脾气火爆的女人。
  她们母女吃了那麽多哑巴亏,顾雅早就学的聪明了。
  顾雅收起心中的恨,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顾廷生,「爸爸,我从前从没想过要求你什麽,现在过来也不是想要问你要什麽东西,只是想要求求你暂时收留我,给我个住的地方就可以了,不管是哪里,你也知道,我和妈妈生活的一直很艰辛,她现在不在了,我又刚毕业,工作还没个着落,我只求求你帮我这一次,等着我找到工作立刻就走了,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可以吗?」
  顾雅放低自己的姿态,「爸爸,求求你了。」
  「陈阿姨,可以吗?」
  顾廷生有些意外,「你妈妈……」
  顾雅红着眼圈,「病逝了。」
  到底是之前自己结了婚还生了孩子的女人,顾廷生十年没见到她,当初离婚的时候那份怨恨早就消失了,反倒是会在无人的时候想起她曾经的好,只是碍于面子从来都不说罢了,现在骤然得知他的死讯,顾廷生胸口闷闷的。
  「爸爸……」
  陈末屏没想到顾雅会这麽可怜兮兮的,顾雪恨得咬牙切齿的却碍于顾廷生在场而不敢发泄出来,「爸爸,姐姐的情况的确是很困难,要不然咱们还有一处房子就直接让姐姐这段时间去住吧。」
  陈末屏白了顾雪一眼,看着顾廷生的样子多半是对顾雅的心里面还是有着些许的愧疚的,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如今放低姿态可怜巴巴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什麽都不求就只是希望爸爸能收留自己一段时间,这要求着实不过分……
  顾廷生拧着眉,看着他的样子是就快要答应了。
  陈末屏赶紧上前给了顾雪一个眼色,「小雅,你这是说的什麽话,这里本来就是你的家,你想要住多久就可以住多久。」
  「老顾,就让小雅跟着我们一起住吧。」


千里马 / 发表于: 2024/04/13 07:38:34

012 在妹夫面前揉奶子(50珠珠加更)
  「小雅,你也是的,咱们是一家人,你既然回来肯定是要住在家里的,怎麽会让你一个人去别的地方住呢!多生分!」
  陈末屏无时无刻不在用言语提点着顾雅自己的身份处境,她是个连爸爸都不愿意接纳的人!
  看着顾廷生的样子陈末屏就知道他心软了,既然是会一定留下顾雅在家里居住的,那还不如住到身边,有什麽风吹草动也能及时的应对,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总不会有什麽差错,她还能在顾廷生的面前卖好。
  「妈!」顾雪很是不满。
  留在家里顾雅不走了怎麽办!
  顾廷生倒是对陈末屏的宽容感到欣慰,他拍了拍陈末屏的手,「老婆,还是你体贴周到。」
  「谢谢爸爸,谢谢陈阿姨!」顾雅喜极而泣,又讨好的看着顾雪,「小雪,我不会一直住下去的,你别生气。」
  「小雅,你妹妹她怎麽会生气呢!」陈末屏打着圆场,「好了好了,别站在门口说话了,进来好好的歇歇吧。」
  「小雅第一次回来,老公,待会儿我们就去超市多买些蔬菜水果,今天晚上咱们好好的吃顿团圆饭!」
  「还有小雪,你帮忙把你隔壁的房间收拾出来给你姐姐住,这段时间你们姐妹两个要互敬友爱,好好相处!」
  顾廷生宠溺的点着头,「辛苦老婆了。」
  看着陈末屏警告的眼神,顾雪闷闷不乐,「知道了。」
  陈末屏真是够有手段的,年近四十了,还能把自己的爸爸拿捏的死死的,她爸爸算不上什麽大富大贵,只是本地人,出生好,生来就是 有车有房有户口,不过这样的条件在a市也算是不错的了。
  夫妻二人简单收拾一下就出门了。
  家里面只剩下两个人,顾雪恶狠狠的看着顾雅,「顾雅,你够有手段的,还以为你也会跟着你那个无能狂怒的妈妈一起死在外面,没想到你还能回来!」
  顾雅不屑的看着顾雪,「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我也没想到你这麽会变脸,好妹妹,陈阿姨已经吩咐了要你给我收拾好房间,要是等着她们回来看你还没有动作,恐怕你这乖女儿的样子也装不下去了吧?」
  她不只是能回来,还被她的未婚夫给狠狠的操了。
  顾雪想要在她的面前逞威风?
  笑死个人了。
  顾雅的突然出现让这个原本和睦融洽的三口之家感情一下子就变得微妙起来,陈末屏和顾廷生两人在厨房忙碌着,顾雪沉着脸,顾雅则是在房间内四处转圈。
  昔日熟悉的家早已经抹去了自己和妈妈所有的踪迹,换成了另外的主人。
  不过不要紧。
  很快她就能夺回这一切了。
  门外路远风的身影出现这才算是缓和了诡异的气氛,顾雪目光得意的向着路远风迎了过去,「老公,你回来了。」
  见到路远风之后顾雪的心情才稍稍的好了一些。
  就算她比不过顾雅,好歹她老公也是优秀出众的,这一点顾雅是比不过自己的。
  路远风抱着顾雪,「小雪,爸爸妈妈还在呢。」
  顾雪娇羞的红了脸。
  陈末屏对于这个未来的女婿很是满意,听见声音也连忙跟着出来,「小路来了,刚好晚饭就快准备好了,留下来一起吃。」
  「谢谢妈!」
  顾雪扁着嘴,小声的在路远风的身边嘀咕着,「老公,今天白天我们在咖啡厅见到的那女人,现在也来我们家了!」
  「真是够不要脸的,爸爸和她妈妈离婚的时候已经付过抚养费了,现在还赖在我们家不走!」
  路远风眉心微拧,喉结也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
  顾雅闻声出来,在顾雪看不见的地方正揉捏着自己的浑圆的奶子,笑意盈盈的看着刚好和她对视的路远风。
  路远风尴尬的笑了笑,「小雪,别这麽说,到底是你的姐姐,这也是她的家,回来也没什麽。」
  「老公!」顾雪没想到就连自己的老公也要帮着顾雅那个小贱人说话,她顿时心情更不好了。


千里马 / 发表于: 2024/04/13 07:38:47

013 家人餐桌底下被妹夫玩弄湿软的骚洞(微h)
  顾雪心情不好,顾雅可就高兴了。
  她缓缓从房间中走出来,脸上挂着温柔大方的笑容,「妹夫回来了。」
  陈末屏有些不悦,「好了好了,小雪,快点到厨房帮忙,小路你先做着休息一下,要准备吃饭了!」
  「老公,小路来了,咱们也快些手脚吧!」
  一顿精致的晚餐没多久就摆放在了众人的面前,顾雅看着陈末屏对路远风赞不绝口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这是沾了路远风的光,要不然就算是做戏陈末屏也舍不得花这麽多钱。
  顾廷生看着自己一家团聚的样子有些感动,还没开动就拉着路远风喝了几杯酒,顾雪更是内心戏十足,频频的和路远风言语恩爱想要挤兑顾雅,顾雅的脸上却是始终挂着分寸的笑容,没有半句回嘴。
  而在餐桌之下,却是别有一番风景。
  陈末屏挨着顾廷生,顾雪自然坐在陈末屏的身边,而路远风平时都是坐在顾廷生的身边的,这样一下子反倒是让顾雅跟路远风挨到了一起了。
  有了之前的亲密接触,顾雅轻车熟路的将自己的玉足放在了路远风的腿上磨蹭。
  路远风面上无异,依旧在和顾廷生谈笑风生,餐桌下面却是拉着顾雅的腿到了自己的腿上,大手毫不掩饰的在顾雅的小腿上抚摸。
  甚至还将顾雅的玉足放在了自己的胯下坚硬的地方摩擦。
  顾雅瞥了他一眼。
  路远风挑眉,同着顾廷生谈笑风生,握着顾雅玉足的大手却是不安分的在顾雅的腿腹上抚摸,甚至……还一路向上,大胆的到了顾雅双腿间的缝隙处。
  顾雅微微一愣神,之前在咖啡厅见面的时候还是自己主动勾引路远风的,没想到这麽快路远风就能化被动为主动。
  男人啊,当真是好色成性的。
  看着路远风和顾雪那麽恩爱,如今还不是在没结婚之前就忍不住偷吃?!
  顾雅不但不生气,反倒是微微打开自己的双腿,让路远风的手指毫无阻拦的到了自己的神秘幽谷。
  顾雅的小穴湿哒哒的,在路远风的手指抚摸之下淫水早就从粉嫩的肉洞流了出来,湿润了内裤的窄布,她的身体也比之前还未被开发的时候更敏感了。
  路远风的动作越发大胆。
  桌面上顾廷生和陈末屏有些醉意,顾雪也生着闷气没有理会,她的酒量不算好,喝了几杯就有些晕晕乎乎的。
  路远风和顾雅有着天时地利,他的手指在轻轻的抚摸之下便拨开了那碍事的内裤,伸到了阵阵温热又紧致的骚洞里。
  「嗯……嗯……」
  顾雅攥紧了双手才没有呻吟出来,路远风的手指挤开嫩肉整个插入,他似乎还觉得这也不够,挑眉含笑的看着顾雅,随即又放入了两根手指。
  「啊……」
  顾雅忍不住红唇微张,轻声呻吟,而她白皙细嫩的脸颊也浮上了绯红。
  她的一双玉腿恨不得能搅动在一起。
  这才仅仅是江手指插入就有了这样大的反应,要是再过分一些呢?
  真是天生的尤物啊。
  路远风缓缓的抽动着手指,淫水已经彻底的将他的手掌打湿,温热的小穴嫩肉在他手指闯入的时候便一下子紧密的包裹,紧致的感觉也让路远风胯下的巨物逐渐坚挺起来。